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章

26

-

“篤篤篤”,又有人敲門。吳晴在外麵叫:“驗屍報告出來了,叫你們過去拿呢。”

程啟思立即站了起來。“走,去看看。”

杜山喬正在等著他們,陳了則是已經倒在一張椅子上打呼嚕了。馮平在隔壁的房間裡,正在全神貫注地對著電腦,他們進來了也冇招呼。

“先說說那具男屍。他是個三十五歲到五十歲的男人,身體健康,冇有什麼明顯的生理缺陷。他的死因,是被豹子襲擊而死。我們平時,在動物世界之類的節目裡可以看得到豹子撕咬自己獵物的景象,這個死者的死法與之類似。豹子很顯然是發瘋一樣地咬它,用利爪抓他……不僅是他的臉,他的身上也被抓得很難找到一塊完好的皮膚的。可以猜想,在你們來之前,那頭豹子至少對他抓咬了半個小時,纔會造成如此可怕的傷口。而且他數次重重地碰撞在玻璃和牆上,大概是因為被襲擊躲避的原因,連頭骨都有被撞裂的現象。”

杜山喬一口氣說到這裡,喝了口濃茶,又接著說了下去。“昨天夜裡發現的女屍,她的情況也跟這具男屍類似,隻是傷口要比男屍少得多。但是,她的死亡時間是在晚上八點到九點。這一點我覺得很奇怪,因為那頭叫埃姆的豹子,它的死亡時間可以通過它胃裡殘存的食物檢驗出來——埃姆的死亡時間決不會超過八點。所以,在女死者被殺的時候,埃姆已經死了。埃姆可能要對男死者負責,但這個女死者決不是它造成的。”

這個結論讓程啟思和鐘辰軒麵麵相覷。吳晴在一旁聽著,這時插嘴說:“可是,那具女屍的身上,很明顯是豹子造成的傷口啊,跟男屍很像的。”

杜山喬麵無表情地說:“這就不是我負責的範疇了,我隻能告訴你們我驗屍的結論。我比較了一下兩具屍體上的傷口,爪子的大小非常相似,看起來好像確實是同一頭豹子乾的。為了確保準確度,我已經從兩具屍體上提出了一些動物毛皮纖維,我會把男屍和女屍上的纖維分彆跟埃姆的皮毛纖維進行比對。”

他看了一下手裡的驗屍報告,又說:“再說說那個叫王望年的死者。他的死亡時間,是在八點半到九點之間,實際上也就是你們離開他到莫明發現死者那段時間。我們驗屍也不可能做到更精確了。對於凶器,我們認為是一種非常大、非常沉重、而且表麵比較光滑的東西,但是在現場我們冇有找到凶器。”

鐘辰軒問:“襲擊羅景的,跟襲擊王望年的,是不是同一件凶器?”

“非常相似。”杜山喬說,“大小、麵積、力度,都極其相似,有理由認為是同一件凶哭。不過……”他似乎猶豫了一下,“那凶器很重,如果要抱起來,立即砸下去,還有可能,但是要從獅虎山那裡,一直抱到爬行動物館,我看……普通人是辦不到的。”

程啟思說:“凶手也許是舉重運動員?”

杜山喬完全不欣賞他的幽默,冷冷地接著說了下去。“那頭叫埃姆的豹子,我們也作了一些檢查。埃姆死的時候,是被麻醉了,麻醉劑大約是和在它的食物裡吃下的。我們不能確定究竟是哪一種食物,也不能確定是在什麼時候投放的。因為這種大型猛獸對於麻醉劑的抵抗能力,跟人類大不相同,也許吃了好幾個小時發作也不一定。而且,它在此前還吃過一種藥物,那是一種類似於興奮劑的藥物,學名和成份你們可以在驗屍報告上看到。埃姆突如其來的狂暴和對男死者的襲擊,就是因為這種藥物。”

吳晴的肩頭微微發抖,程啟思安慰地攬住了她。“彆難過,小晴。埃姆死的時候,什麼都不知道,這樣對它是最好的。”

吳晴嘴唇顫動,忍了半天,最後還是“哇”地一聲,哭了出來。“那個凶手太殘忍了!實在是太殘忍了……”

杜山喬臉上也有微微的不忍的神色。“確實。凶手趁埃姆昏迷的時候,把它殺死了,然後把它的五臟剖了出來。有理由相信,凶手把埃姆的內臟器官拿在手裡,一路走到了爬行動物館。我們提取了滴在路上的血跡,證明確實是屬於埃姆的血。”

吳晴捂著嘴,一麵哭一麵跑了出去。程啟思歎了口氣,說:“她好像真的很喜歡這隻豹子。”

杜山喬說:“這些女孩子都是這樣的。”說完這句比較“人性化”的話,他立刻又恢複了他的“專業性”。“還有就是黃祥林。他是氰化鉀中毒,這也是我們幾個人都親眼看到的。關於這一點,冇什麼好懷疑的,當然我們還是作了檢查。因為他死在我們麵前,所以他的死亡時間,大家都知道,我也不用再重複了。”

他“啪”地一聲,合上了驗屍報告。“目前就這些了。進一步的情況,要等我們再作些實驗才能得出結論了。”

程啟思說:“辛苦了。”他把驗屍報告接了過來,“我拿回去再看看,有問題再請教你。”

鐘辰軒這時卻走到了馮平那邊。“怎麼樣,出來了麼?”

馮平正一心一意地對著電腦在擺弄,鐘辰軒突然在她身後開口說話,嚇得她幾乎跳了起來。“嚇死我了,你過來也不說一聲?”

鐘辰軒笑著說:“我又不是輕手輕腳走過來的,

是你太入神了。”

馮平歎了一口氣,說:“快了,那具女屍的臉快出來了。她還好,毀損的程度不如那個男人,所以複原起來也容易。今天晚上,我加個班,明天早上上班的時候,我大概就能給你們結果了。”

鐘辰軒說:“辛苦你了。”

程啟思走過來,看到馮平麵前的一杯茶,一多半都是茶葉。“你這茶可真夠濃的。我看喝起來,會苦到不行吧?”

“不濃了。”馮平說,“這都是昨天泡的了,隔夜茶了,味道都變了。我也懶得再去泡,將就著喝了。”

鐘辰軒聽了她的話,突然說:“隔夜茶?……”

他的聲調很奇怪,程啟思和馮平都轉過頭來,對著他看。鐘辰軒慢慢地說:“我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關於那三瓶礦泉水的可能性。”

他看見房間角落裡堆了一件礦泉水,就拿了三瓶,放在桌子上。“如果讓你們來選,你會拿其中的哪一瓶?”

“這個完全是隨機的。”陳了的聲音在他們背後響了起來,他被他們的聲音給吵醒了。他走過來,拿起來最靠近自己的一瓶。“也許我會拿這一瓶,但是不確定。”

鐘辰軒伸出手,拿起了中間的一瓶。“我大概會拿這一瓶,因為裡麵那一瓶的瓶身有一點點扁,我看著不順眼。”

馮平說:“現在我冇得挑了,所以我隻能拿剩下的一瓶了。”她把最後一瓶礦泉水拿在手裡,問,“這又怎麼樣?”

杜山喬說:“驗屍報告裡說,三瓶水裡,隻有黃祥林喝下的那一瓶有氰化鉀。也就是說,辰軒隨手拿的一瓶就有毒。這個機率,是三分之一的機率,黃祥林有三分之二的可能喝下冇有毒的水,也有三分之一的機會喝下有毒的水。這個機率,我們誰都無法保證。”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