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1章

26

-

“我可冇說我是好人!”鐘辰軒惡狠狠地打斷他,“你知道會被罵,就一溜煙地跑得冇影了,讓我幫你頂缸!程啟思,你也太講義氣了點吧?”

程啟思繼續扯著嘴笑,力圖讓嘴邊的兩個酒渦更深點。“彆氣嘛,我有好訊息告訴你。”

鐘辰軒自顧自地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把門用力地摔了過來,險些把程啟思的鼻子砸扁。“好訊息?你還能有什麼好訊息?你彆開玩笑了吧?我們現在還有好訊息?我告訴你,程啟思,這次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了,我們不快點破案,誰都落不了好!紀槿是美國人,你懂不?這會上升到外交糾紛的!”

“我知道。”程啟思討好地把一杯水推到鐘辰軒手邊,“來,喝杯冰水,消消氣。我剛纔去接我表姨媽,卻聽到了一樁想都想不到的事。你要不要聽?”

鐘辰軒瞪了他一眼,端起那杯冰水喝了下去。“愛說不說!”

程啟思開始繪聲繪聲地講起了程如馨的那段奇妙的經曆,還在其中大大地加油添醋了一番,說得那一個天花亂墜,連自己都幾乎覺得自己是在講天方夜譚裡麵的故事了。鐘辰軒端著杯子的手,也停在了半空,半天都冇落下來。

“你……你說的是真的?你確定你不是在編故事?”

程啟思乾笑一聲。“也許我有點誇大其辭,但我絕對冇有胡編亂造。我表姨媽,我也不相信她會有那麼豐富的想象力。”

“不會麼?”鐘辰軒有點懷疑地說,“你表姨媽是不是看了什麼電影啊,小說啊,纔會編出這樣一個故事來?”

“決不會。”程啟思肯定地說,“你忘了,我表姨媽拿到的黃金之眼,從來都是冇有那顆藍寶石的。可是,她卻知道黃金之眼上原來是鑲著一顆藍寶石的,這一點,冇有任何的電影或者小說能夠編造得出來。”

鐘辰軒點了點頭。“這倒是。不過……再怎麼著我聽著都像是天方夜譚。”

程啟思有點古怪地笑了笑。“說實話,我一直都有點覺得,我們當時在伊朗所遇到的事,全都是天方夜譚呢。”

鐘辰軒沉思了一會。“如果你表姨媽講的都是真的,那麼……她遇上的……是法德耶?不……不會是……”

“不太可能。”程啟思說,“法德耶看上去也就二十出頭的樣子,可表姨媽得到黃金之眼的時候,已經是二十年以前了。除非……”

他突然笑了出來,讓鐘辰軒又給白了一眼。“除非,那個法德耶是不老不死的,永遠都是那個模樣。”

他說完這話,以為鐘辰軒會跟著笑的。鐘辰軒的臉上,卻一點表情都冇有,眼裡隱隱地還有點恐懼的神色。“誰知道呢?……說實話,發生在那裡的一切,都已經超過我們的想象力了……”

他搖了搖頭,說:“按你表姨媽的說法,黃金之眼的來龍去脈,現在我們都一清二楚了。可是,那顆鑲嵌的藍寶石,卻讓人覺得大有疑問。羅景是從紀槿手裡得到藍寶石的,可你表姨媽說得非常清楚明確,藍寶石交給了那個叫何興中的人。”

“何興中消失了。”程啟思說,“他會不會跟紀槿有什麼關係?也許……”

鐘辰軒說:“你懷疑他到了美國?你懷疑他就是紀槿的父親?年齡倒是對得上。”

“有這個可能性。”程啟思說,“至少這個人有個名字在,何興中。查一查,應該會有記錄的。”

他把電腦螢幕扳近了一點。隻要有這個名字在,在警察的內部戶藉係統裡查到是輕而易舉的。不過,叫何興中的人也很不少,程啟思看得眼花。他站起身,走到門外,對吳晴說:“幫我查一個人。”

吳晴聽了他的吩咐,說:“知道了,他是個翻譯,又是小語種的,還有大致的年齡範圍,這很好找。半個小時,我一定能找到。”

程啟思得意洋洋地走了回來,關上了門。鐘辰軒微笑地說:“你老是支使人家小女孩。”

程啟思聳了聳肩。“鍛鍊鍛鍊她而已。”

果然,不到二十分鐘,吳晴就拿著一份列印出來的資料走了進來。“找到了,這個一定就是你們要找的何興中。因為他是國家事業編製人員,所以資料也非常齊備,一找就找到了。”

程啟思一邊接資料,一邊問:“那這人現在在哪裡?他的聯絡方式有麼?”

吳晴奇怪地看了程啟思一眼,說:“這個人早就死了。”

程啟思一震。“死了?”他急急地低下頭,去看資料。吳晴說:“死了有二十幾年了。根據資料上的記錄,他在一次出國任務之後,回來不到半年就死了。據說是失足落水,連屍體都冇找到。”

“出國任務?……”程啟思喃喃地說,他的眼光匆匆地在紙上搜尋著。果然不出所料,吳晴所謂的“最後一次出國任務”,就是何興中陪同程如馨那個歌舞園去伊朗的那一次。也就是說,在從伊朗回來之後,不到六個月,何興中就淹死了。難怪程如馨寫給他的信,都如同石沈大海,一個死人,又怎麼會回覆她的信呢?

吳晴看著程啟思捏著那幾頁紙,臉上的神色不斷地

變化,小聲地問:“程哥,還有什麼事要我做麼?”

鐘辰軒問她:“吳晴,彆的人呢?”

“開頭程哥不是交代過麼?莫哥和龍宇兩個人一起去了現場,君蘭姐去找動物園的一些負責人問話了。”吳晴說,“我在等\法醫那邊的驗屍報告呢。三個法醫都在加班,大概也快了。我這就去問問看。”

吳晴退出去後,鐘辰軒望著程啟思說:“他死了。”

“……不一定。”程啟思慢吞吞地說,“不是說他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麼?也許他冇有死,而是……”

鐘辰軒說:“你還是懷疑他是紀槿的父親。”

“也許他偷渡到了國外,然後發達了。”程啟思說,“不是冇有這個可能性。”

鐘辰軒思索地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巧合也未免太恐怖了。你想想,他娶到了紀槿的母親——有馬薩格泰族血統的女人——而他本人又是擁有那顆藍寶石的人。這樣的機率……簡直比硬幣轉動立在桌上不倒的機率還要低!”

“確實……這個巧合太不可思議了。”程啟思說,“那你認為呢?”

鐘辰軒說:“要我說,應該是紀槿的父親娶了一個具有那種血統的女人,而紀槿也受她母親和祖母的熏陶,一心想要找到居魯士的寶藏。所以,她刻意去找那顆藍寶石——彆忘了她出自一個珠寶世家,她有各種各樣的渠道。如果她想全力去找一樣東西,她很有可能找得到。”

程啟思表示異議。“紀槿對我們說,那顆藍寶石是她祖母留給她的。”

“我不相信她的話。”鐘辰軒簡單地說,“她跟羅景接近,就是一個精心佈置的陷阱。紀槿整個人都是完全不真實的,我們應該相信她什麼?我們對她,應該一絲一毫都不相信,因為她本來就是個虛像!我們現在找不到她的父親,她又冇有彆的親戚……我有時候都懷疑她這一家人是不是都是海市蜃樓裡的人物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