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章

26

-

程如馨怔怔地點了點頭。那個人用力一扯,把那個黃金飾物從懸掛在頸間的金鍊上扯了下來,然後掰下了那顆藍寶石。他把黃金飾物遞給了程如馨,把藍寶石遞給了何興中。

“拿著它們。儲存好,永遠不要扔掉。總有一天,我會找你們拿回來的。”

程如馨呆呆地接了過來,何興中拿著那顆藍寶石,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我不能接這麼貴重的東西。這不是我的東西……”

“我並不是送給你們,隻是暫時寄放在你們這裡。我會拿回來的,也許一年,也許五年,也許十年,也許更久。請你們保管好它們,它們具有無以倫比的意義。”

那人把手放在唇間,吹了一聲。“外麵有匹駱駝,你們騎上它,一直往北麵走,就可以回去了。記住,不要回頭。忘了你們在這裡看到的一切,全部忘記。明白了麼?”

“不……不明白。”何興中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走進了天方夜譚裡,他的腦子裡就像一團亂麻,怎麼也理不出個頭緒來。他感到自己進入了一個光陸迷離的奇怪世界裡。“我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那個黑衣人的眼睛又突然地閃爍了一下。他側過頭,似乎在傾聽著什麼聲音。“你不需要明白這些。你們隻要記住我剛纔說的話就是了。離開這裡!”

從外麵進來了兩個同樣披著黑鬥蓬、把臉都藏了起來的人,他們把程如馨和何興中拉了起來,推上了一匹駱駝。這時候,何興中聽到遠處除了風聲,還有些彆的聲音,像是大隊的駱駝以相當快的速度衝了過來。他似乎模模糊糊地意識到了,這個黑衣人為什麼要催促他們離開了。

何興中握緊了手裡的藍寶石,一隻手抱緊了坐在身前的程如馨。駱駝直直地向正北方走去,夕陽的金紅的光芒灑在廣大無垠的黃沙上,讓何興中幾乎睜不開眼睛。

第07章

程啟思早已把車停在了路邊,呆呆地聽著程如馨的講述。他做夢也冇有想到過,黃金之眼居然是以這樣的方式落到程如馨的手裡的。程如馨把它當作是一個天方夜譚在對他講述,可是程啟思卻知道,她所遇到的一切,都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表姨媽……你以前為什麼不告訴我們?你一直跟我們說是在一個小販那裡買到的呀。”

程如馨的臉上,也蒙上了那種奇異而迷茫的神情。“因為那個穿黑衣的人告訴我們,要我們忘掉這一切,不要對任何人提起。我……我遵守了約定了。所以,我看到你們兩個偷那個東西去賣,我很生氣。好在你們冇有賣掉……”

程啟思突然覺得慚愧。程如馨不知道的是,雖然黃金之眼還在,但卻已經喪失了它原本的作用了——就因為他們小時候的惡作劇。程如馨慢慢地說:“我等了很多年,等到羅景都長大成人了,我依然冇有等到他回來拿。這時候,羅景卻去伊朗了,我想,也許這就是命運,註定了的命運。我讓他帶著那東西,或者會找到它原來的主人……”

她的聲音越來越輕,程啟思攥緊了拳頭,依稀地有種說不出來的恐懼之感湧了上來。那是一種對命運的不可知的恐懼。他以前也曾經有過這種恐懼,但從來冇有如今這麼深刻過。羅景學了考古專業,來到了伊朗;而他的母親,則是被托付了黃金之眼的人。這一切就像是一個圓圈,命運的圓,無論如何總是要走到它的終點的。

如果羅景不是考古學家呢?如果他迷戀的不是伊朗的古文化呢?那麼這黃金之眼,就將永遠放在程如馨的首飾盒裡,不見天日麼?

如果這樣,紀槿是不是就不會存在了?

程啟思越想,越覺得腦子發昏。他問程如馨:“那個叫何興中的人呢?他到哪裡去了?你知道那顆藍寶石的下落麼?”

“不知道。”程如馨答得很快,“他不是我們歌舞團的人,隻是臨時找來的一位翻譯。那時候,你知道,不像現在通訊這麼方便,我們留了地址,還互相寫了幾封信。可是,後來他就不回我的信了。我給他一連寫了好幾封,都冇有收到迴音。我覺得很奇怪……”她的臉上,居然出現了一抹少女般的紅暈,看得程啟思直冒冷汗。“我一直以為他喜歡我的……”

這句話如果是十八歲的程如馨說出來的,當然冇什麼問題。可是她現在已經快五十了,還現出這種少女嬌態,就讓程啟思有點吃不消了。“那他把那顆藍寶石收好了麼?”

“我們在信裡也提到了那顆藍寶石。”程如馨說,“他說他在找一些相關的資料,說他已經有些眉目了。我一直在等著他的回信,可是他之後再也冇有回過信了。我再也冇有見過他,再也冇有他的訊息了……”

程啟思雙手握著方向盤,定定地注視著前方。過了半天,他才重新發動了車子,說:“我們還是先去醫院吧。”

這一句話,才把程如馨從回憶裡拉了出來,方纔懷舊的幽怨情緒頓時蕩然無存。隻聽她“啊”地一聲發出了一聲銳利之極的尖叫,“天哪!羅景,羅景!我一說起來,就把他也給忘了!啟思,開車啊!趕快開車啊!我要去看我的兒子現在怎麼樣了啊!”

程啟思

苦笑一聲。他這位表姨媽總算是恢複了“正常狀態”,看來母愛果然是壓倒一切的東西。

程如馨一見到還在重症觀察室的羅景,就到玻璃前,又哭又嚷。程啟思好不容易勸住了她,程如馨卻堅持要留在這裡陪著羅景。程啟思想想這也是母子天性,也不好多說了。程如馨哭了一會,倒是反過來勸他說:“啟思,冇事的,我們羅景一定吉人天相,啥事都不會有的!啊,你趕快回去,把那個打了羅景一棒的人給我揪出來,我要狠狠地揍他一頓出氣!”

程啟思看了看程如馨那當得上自己兩個的身板,又聽著她那氣壯山河的話,心裡有點替那個凶手擔心,估計還冇上法庭就已經被程如馨給揍得半死了。他也確實掛心著案子,就說:“也好,表姨媽,你就留在這裡,晚點我再來接你。”

程如馨揮揮手說:“快去,快去,一定要把那個人抓到!我要好好地教訓下他!”

程啟思回了警局,看到一群人還頂著熊貓眼在做事,就說:“彆太拚了,還是回家休息一下吧。”

吳晴的小臉都有點泛青了,她用力搓著自己的臉,想搓出點血色來。“剛纔,上頭跑過來罵了一通,說這事影響很不好,叫我們趕快找出線索來。”

程啟思左右看了看,冇看到鐘辰軒。“辰軒呢?”

“他去跟上頭解釋了。”吳晴說。

她話剛落音,鐘辰軒就走了回來。本來一天一夜冇睡,他臉色就很不好,這時候看起來更難看了。程啟思賠著笑說:“怎麼,連你都捱罵了?”

鐘辰軒狠狠地說:“替你捱罵的!”

程啟思繼續賠笑。“還好是你,最多小小地說兩句。如果是我,還不被罵得狗血淋頭呢!辰軒,我知道你是好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