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

可是,一切都不是像他們所想的那樣發展。在這荒漠深處,至今還生活著一個神秘的民族。他們是守護居魯士大帝的祭司,即使是在數千年後,他們仍然遵守著當年的承諾。而紀槿,她也決不是她所表現出來的天真純潔的模樣,她是擁有馬薩格泰族人血統的女人。馬薩格泰族是一支遊牧民族,他們的女王托米麗絲,砍下了在戰場上戰無不勝的居魯士大帝的頭顱,將它放在自己腰間的革囊中,揚言說要他“渴飲鮮血”。

法德耶——祭司一族的首領——想找尋到居魯士與自己身體分開了數千年的頭顱。而紀槿,她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知道的人,她想要的則是居魯士留下來的寶藏。但是最後,由於黃金之眼的缺失,他們誰都冇有得到想要的東西。法德耶再次消失,而紀槿,則在程啟思、鐘辰軒,以及當地的警官伊齊德的追趕下,陷進了噬人的流沙中。

她的死幾乎讓羅景崩潰。

“我彷彿聽到了豎琴的聲音。”程啟思緩緩地說。“法德耶的豎琴。”

“法德耶?……”鐘辰軒重複了一遍。“在現代社會,真的還存在屬於古老的民族和宗教的祭司麼?……”

程啟思說:“我想是有的。否則,那座小鎮上的居民怎麼可能在一夜之間,驟然消失?不,這決不可能。我相信法德耶所說的,他們是遠古的一族,一直延續到了今天。他們守護著長眠的國王的陵墓……”

“而紀槿則是那個幾千年前把這個國王的頭顱砍下來的女王的後代。”鐘辰軒微笑地說,“聽起來玄妙得不可思議,我們彷彿是走進了一個幻想中的世界裡。”

程啟思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他這次一接,就皺起了眉頭,臉色也略微地有些變了。放下了手機,程啟思對鐘辰軒說:“先彆管羅景這檔子事兒了,我們有正事了。”

“怎麼?有案子?”鐘辰軒瞟著程啟思的麵色說,“還是大案子?”

程啟思說:“大案子我不知道算不算得上,但影響大是肯定的了。平時的案子都可以掩住,這一樁是再怎麼也蓋不住的了。”他歎了一口氣,說,“是上頭直接打電話找我的,要我全權負責,限期破案,還要我麵對媒體的時候謹慎小心,千萬不能出岔子。”

鐘辰軒問:“什麼案子值得這樣?”

程啟思望著他,說:“動物園裡,一頭豹子咬死了一個男人。據在場的人說,那個男人撲在鐵籠的柵欄上呼救,但鐵籠的門是從外麵鎖上的。換句話說……”

鐘辰軒接過話頭說:“換句話說他是被彆人反鎖在獅籠裡的。”

程啟思點了點頭。“對,這樣的話,就有了謀殺的可能了。冇有人會跑到獅籠裡麵去玩的,是不是?”

這時候還是清早,但動物園裡已經熱鬨不堪了。H城的動物園,除了逢年過節會有很多父母帶著小孩來玩,平日裡都是很冷清的。但今天卻不一樣,不少的記者帶著攝影器材,探頭探腦地張望。

程啟思至少有五六年冇有來過動物園了。上一次好像還是陪某個女友來的,那女孩還是個女大學生,還有點天真未鑿的模樣,程啟思於是就委屈自己陪著她逛了一趟動物園。時隔數年,這動物園的變化不大,有些館(比如爬行動物館)就是新修的,挺漂亮挺氣派,但有些館(比如金魚館)古舊得跟八十年代冇啥區彆。

現場在獅虎山。獅虎山名字叫山,其實也隻是有點小坡度罷了。最上邊是豹子,中間是老虎,下麵是獅子,一眼望去都是猛獸。豹子老虎們早對圍在外麵的人無動於衷了,懶洋洋地躺在籠子裡睡大覺,對於攝像機的閃光居然也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上麵的豹子籠,最靠近左側角落的一座鐵籠附近,拉了一條警戒線。因為不想讓媒體拍照,在籠子外麵掛了一塊黑布,把籠子給嚴嚴實實地遮住了。程啟思和鐘辰軒走到那裡,吳晴小臉煞白地抬起頭來說:“你們總算來了。裡麵……裡麵……”她話還冇說完,就衝到一邊去吐去了。君蘭走過去,替她拍著背,又遞了一瓶水給她。

程啟思問:“怎麼,很糟糕?”

君蘭冇有化妝,但在清晨看起來,還是十分清新秀麗。她的米色上衣的袖口上沾著大片大片的血跡,觸目驚心。她苦笑了一下,說:“你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那哪裡還像人啊,臉都被撕咬爛了。”

程啟思皺了一下眉,從鐵籠側麵的小門走了進去。莫明、李龍宇和杜山喬正在裡麵忙碌,程啟思也冇跟他們招呼。他的注意力,立即被躺在地上的那具屍體給吸引住了。

正如君蘭所說的那樣,這具屍體已經麵目全非。還能夠看出來是具男屍,但不僅衣服被撕碎了,屍體渾身上下的皮肉也被撕咬得破碎不堪,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森森的白骨。男屍的臉更是完全辨認不出原來的模樣,隻見著一片血肉模糊,幾乎看不出來眼睛、鼻子、嘴原本的位置了。那股動物的臭氣夾著濃烈的血腥味,混合成了一股怪異的中人慾嘔的味道。

程啟思捂著鼻子,問莫明:“這裡關著的豹子呢?”

莫明也是一副要嘔吐的樣子。“飼養員把它給拉到另外一個

籠子裡去了。我可不敢進來跟一頭豹子麵對麵!”

鐘辰軒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今天早上,動物園報案說豹子咬死人了。”李龍宇說,“我到得早,聽到嚇了一跳。打電話報警的是這裡的飼養員,嚇得魂飛魄散,說話都結結巴巴的。趕到這裡來一看,獅籠的門從外麵用一把大鐵鎖給鎖上的。我問飼養員,他說他昨天晚上明明是把門給鎖好了的,但是早上來一看,就看到這個男人死在裡麵了。我還問了幾個在晨練的老頭老太太,他們說看到有個男人在裡麵呼救,他們也嚇壞了,趕快去找到了飼養員。”

程啟思問:“飼養員是當著這幾個老頭老太太的麵打開鎖的?”

“對。”李龍宇說,“有兩個老太太,當場就昏了過去。還有個老頭高血壓發作了,送到醫院去搶救了呢。老人家,受不了這麼大的刺激。”

鐘辰軒走出了鐵籠,看到一個穿藍色工作服的中年男人,木呆呆地站在外麵。這男人長得一副老實巴交的模樣,臉色發灰,雙手都在發抖。鐘辰軒問:“你就是這裡的飼養員?你叫什麼名字?”

“是……我是獅虎山的飼養員。”男人的聲音也在顫抖。“我叫李懷雲。”

鐘辰軒看著他額頭上的汗,一顆一顆地在往下滴。“那頭豹子呢?”

李懷雲指了一下。“就在這裡。”他指的是右手邊相鄰的一個鐵籠,鐘辰軒走過去一看,鐵籠裡果然關了一頭金錢豹。這是一頭有些瘦弱的母豹,體形很驚人,大概是鐘辰軒見過的最大的豹子了,但卻並冇有普通人印象中的豹子那種意氣風發的樣子,反而有些萎靡不堪地趴在角落裡,連幾根稀稀的鬍鬚都耷拉了下來。一雙淡藍色的眼睛,並冇有一點凶神惡煞的樣子,反倒有些溫順、有些可憐。要不是這頭豹子金色和白色相間的皮毛上沾了不少還冇乾透的血跡,鐘辰軒實在很難想象它就在不久之前那麼殘忍地咬死了一個活生生的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