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章

26

-

程如馨跟翻譯對看了一眼。翻譯問道:“他們是誰?”

老人瞟了他們一眼。“跟你們說也說不清楚的。他們……他們是身份高貴而尊崇的一族,自幾千年前就住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了。他們就像是風一樣……”

程如馨抓著翻譯的衣袖,滿臉興奮地說:“何興中,我們也在這裡看看怎麼樣?”

那位叫何興中的翻譯是個青年男人,戴了副黑框眼鏡,一臉老實木訥的模樣。他常常會偷偷地看程如馨一眼,但程如馨一轉過臉來的時候,他就會觸了電似地把臉朝開。程如馨一撒嬌,他就傻在那裡,冇了主意。

“好不好嘛,何興中,我們藏在附近,偷偷看看?”

何興中一看,程如馨一雙烏黑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紅豔豔的嘴唇噘得老高,哪裡還說得出半句不願意的話。他正想再跟那老人攀談兩句,卻看到老人已經站起身來,準備收攤了。再一看,天色還早著呢,何興中就問道:“怎麼這麼早就不做買賣了?”

老人伸手一指,說:“你看,大家這不是都在收攤兒了?”

何興中問:“難道這裡的規矩是早早的就不做生意了?”

老人望了一眼遠處,那朦朦朧朧的海市蜃樓的虛景仍然是若隱若現。“這是我們這裡世代相傳的規矩,隻要他們來了,我們就得回到自己的屋子,關上門。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就會有禍事到來的。”

何興中把老人的話向程如馨轉述了一遍,本來想讓她知難而退,卻冇想到程如馨一聽了卻更加興奮了。“唉呀呀,這就像是一千零一夜寫的那樣啊,就像那個什麼公主出門一樣……”

何興中訥訥地說:“公主?什麼公主?一千零一夜是什麼?”

程如馨用手指重重地戳了一下他的額頭。“書呆子!就知道看你那些莫名其妙的書,連一千零一夜都不知道!那裡麵寫著,有個公主,每次她要出遊的時候,就要先讓士兵把街道上給清理乾淨!如果有人膽敢偷看的話,是會被處死的!”

何興中聲音更低:“既然這麼說,我們更不應該留在這裡偷看……”

程如馨瞪了他一眼。“你真傻,我講的是古代的故事。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怕什麼!我們找個地方藏起來……”她左右一看,旁邊都是些大大小小的房屋,有不少都是鋪麵,裡麵的商人一撤走了,就半個人影也冇有了。程如馨心裡就像有隻貓抓似的,拉著何興中就跑到了一間小屋前麵。小屋上掛了一麵又臟又破的波斯門簾,原本應該是件值錢的漂亮貨色,可如今早已經變得全是破洞了。

何興中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隻得跟著她跑。屋子裡果然一個人也冇有,那些商人顯然離開得很是慌亂,還有幾件小古董掉在了地上。程如馨揀起了一隻鑲珠子的大耳環,用手帕擦了擦,又比在耳朵上試了試。何興中見她一副小兒女的情態,很是可人,也在旁邊看呆了。

“我們就躲在這裡。”程如馨半蹲在窗前,隻要一抬頭就能看到窗外的景象。她看見何興中還楞在那裡,瞪了他一眼,朝他招著手說,“站那乾什麼,過來,過來呀!你直楞楞地站在那裡,外麵有人來了,一看就把我們給看到了!”

何興中“哦”了一聲,急忙挪到了程如馨身邊蹲下。兩個人相距極近,何興中隻聞到程如馨身上一陣陣的幽香,臉當即就紅了。程如馨卻冇有注意到他的異狀,隻一個勁地往窗外張望。

“聽,聽,何興中,有人來了!”

何興中也看到外麵沙塵瀰漫,倒像是有不少人衝了過來一樣,隱隱還聽得見沙塵裡有人的呼喝之聲。何興中因為學的是伊朗的語言,對這個國家的曆史也有些瞭解,腦子裡立刻浮現出了一些相關的記載。

即使是在二十世紀,在伊朗某些沙漠之上,仍然存在著沙漠盜賊。冇有人比這些沙漠上的盜匪更熟悉那塊黃沙漫漫的土地,就算是軍隊想剿滅他們,也是力不從心。那些沙漠盜賊就像是風一樣,他們殘忍而冷酷,以掠奪為生存的方式。他們搶奪商旅的東西,而且也會順帶著把商人們也給殺了。在他們的手裡,很少能夠有活口留下。

如果說這些沙漠盜賊與過去有什麼不同,那麼就是他們的裝備也更加現代化了。不再是明晃晃的彎刀,而是最先進的槍支。

何興中想到這些的時候,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程如馨隻知道跳舞,書也念得不多,她對這些幾乎完全冇有概念,也不會知道害怕。但何興中已經覺得害怕了,如果來的人真是那些傳說中的沙漠盜賊,那麼他跟程如馨是冇有絲毫生機的。

外麵暗黃的沙塵逐漸散開,何興中驚詫地發現窗外竟然是一隊騎著駱駝的人。每個人身上都裹著厚厚的黑色的布料,甚至把頭都裹住了,隻露出一雙眼睛。這在沙漠裡並不奇怪,酷日可以把人曬得蛻掉一層皮。程如馨見到這隊人,發出了一聲小小的低呼,嚇壞了何興中,急忙一伸手按住了她的嘴。

已經太遲了。當中一個騎在駱駝上的人,一雙眼睛像刀鋒一樣銳利地往他們的方向掃了一眼。何興中立即將頭縮了回來,不敢再看,一顆心怦怦亂跳。

風聲很大,吹得駝鈴叮叮噹噹作響。何興中聽到有人掀到了門簾,走了進來,心也差不多快沈到穀底了。他早已留意到,這些人身邊不僅佩了刀,還帶了槍,而他跟程如馨,都是手無寸鐵的。

“你們是誰?”

那個聲音很美,有些低,微微地有些沙啞,很奇特,像是某些神話裡的樂器奏出來的調子。他說的是當地的土話,何興中聽得懂。

“我們……我們是……”他一急,中國話就冒了出來,想了想才轉換成了當地語言。“我們是遊客,到這裡來玩的……我們隻是無意……來到……”

“抬起頭來。”那人的聲音提高了些。其實不用他說,程如馨早已忍不住了,她根本聽不懂當地人的話,也並不知道危險就在身邊。她一抬頭,就看見一個渾身上下都裹著黑色鬥蓬的人,站在麵前。他裹得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眼睛,黑而深,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在閃耀。

程如馨望著他的眼睛,有些呆呆地轉不過視線了。

“你看著我做什麼?”黑衣人問她。程如馨茫然地望瞭望何興中,何興中覺得他的語氣裡並冇有敵意,於是就把他的話向程如馨翻譯了一遍。程如馨喃喃地說:“你的眼睛……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樣。”

那人的眼睛閃了一閃,他似乎在笑。程如馨的視線這時停留在了黑衣人胸前戴著的一個奇特的飾物上,那是一個黃金的大墜子,用一條金鍊掛在他脖子上。鳥頭人身的黃金飾物,精細而古拙,上麵鑲著一顆深藍色的寶石。那寶石就像是海水一樣,深得足以把人心都給吸進去。

“你喜歡它?”裹著黑鬥蓬的人問,他的手撫在胸前的那個鳥頭人身的黃金飾物上。他的手是琥珀色的,修長而美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