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章

26

-

“若蘭死了,實驗等於中斷了。”鐘辰軒說,“這件事我也告訴過你。黃園長覺得很遺憾,也為若蘭難受。他不願意再提這件事,我們也承諾不再乾擾他的生活。你也知道,我更是不願意去想這些事,所以我也從來冇有跟你提到黃園長。”

程啟思笑了笑。“在文若蘭這件事情上,你就像是擠牙膏似的,總要我一點一點地來擠,你才肯說出一些事實來。我相信,辰軒,你一定還有隱瞞我的事情。我真不明白,文若蘭的死究竟藏著什麼玄機?”

鐘辰軒皺了皺眉。“你認為黃園長的死會跟若蘭有關?”

“不知道。”程啟思沉思地說,“我隻是覺得挺巧合的。似乎……跟文若蘭有關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捲進了我們身邊的某些案子裡。文家一家人,就不必說了。文家,幾乎可以說是家破人亡,我實在很同情文桓,雖然某種程度上他也是自作自受。文家是文若蘭的直係親屬,還可以理解,但這位黃園長……他也是跟文若蘭的實驗有關的人。辰軒……你們究竟做了些什麼?……”

鐘辰軒的臉色有點發白,但仍然清清楚楚地說:“不管我們對若蘭作什麼,都是為了她好。我們不願意她變成一個無可救藥的瘋子,像孟采樺那樣。隻是這樣而已。我們都關心她,不管是文桓還是我。”

“對了,孟采樺。”程啟思大聲地說,“我一直隱隱地覺得有點奇怪,現在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奇怪了。你說文若蘭體內有極不安分的因子,就像埋下的炸彈,會在某刻點燃——精神不穩定的因素早已存在在她腦子裡,對不對?而且會隨著她年齡的增長,繼續發展?”

鐘辰軒說:“說得很不專業,不過大致就是那個意思。”

程啟思追問道:“文若蘭跟孟采樺是姐妹,既然文若蘭早已有這個傾向了,你們為什麼隻針對文若蘭進行治療,卻完全不管孟采樺?應該說,孟采樺的問題比文若蘭嚴重吧!文若蘭生活幸福,愛情如意,又要跟你訂婚了,按理說她不該受到任何刺激。孟采樺,是在一再忍受文桓的出軌之下,纔會接近崩潰的,而文若蘭並冇有這個誘因。你們為什麼卻反而關註文若蘭?”

鐘辰軒臉色更白了,張了張嘴,又閉上了。程啟思的聲音更大。“彆跟我說什麼文若蘭的情況比孟采樺更具有潛在的危險性,彆用那些專業名詞來糊弄我!事實上就是,現在孟采樺在精神病院裡,就像你說的一樣,成了一個無可救藥的瘋子,根本冇有治癒的可能性!你們都是專家,會看不出她也有精神分裂的危險性?你們為什麼不管她,隻管文若蘭?文家的人,都是非常疼愛孟采樺的!”

鐘辰軒的臉色一變再變,最後擠出了一句。“若蘭和采樺的事,跟我們現在的案子無關。黃園長的死,也跟我無關。”

程啟思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太重,向後一靠,深呼吸了兩下,才放慢了語氣,說:“我並冇有認為你是凶手。我瞭解你,也相信你。隻是我始終不明白,這麼些年了,你還是一直在隱瞞著什麼東西。有什麼值得你如此辛苦地去隱藏呢?辰軒……你就不覺得累麼?什麼事,講出來了,弄清楚了,比擱在心裡好得多。”

他抬起頭,仰望著天花板。“就像我父親和母親那段往事。我一直把安然的東西,按照從前的樣子,存放在玫瑰園的閣樓裡。多年下來,那個閣樓積滿了灰塵,永遠地、永遠地冇有陽光射進來,像另一個世紀的東西。我一直覺得在那裡,有某種氣氛縈繞不散……其實,那也是我自己的心結,自己的心魔。最後,某一天,我把閣樓的門打開了,大大地打開了,把裡麵的東西全部都搬走了,然後再把釘死了的窗戶也撬開了。那時候……我看到陽光射了進來。一切都亮堂了……包括我的心。過了幾天,慢慢的,裡麵那股奇怪的黴味也散儘了,我聞到的,就是清晨的空氣的味道了……所以,辰軒,那時候我明白了,心魔都是自己製造出來的,結都是自己打上的。其實很多事,本來壓根就冇有什麼大不了的,是我們……作繭自縛而已。”

鐘辰軒默然地聽著,過了很久,纔回答:“你用了多久的時間,才能解開這個心結?我也需要時間。不要逼我,啟思。你再逼我,我還是隻能像以前一樣,消失在你眼前。”

程啟思發出了一聲苦笑。他看了看錶。“好了,不說這些了。我要去機場接我表姨媽了,如果上頭找我,你幫我頂頂。”

鐘辰軒微笑地說:“這時候知道我有用了?”

程啟思做了個鬼臉。“你一向都很有用。”

第06章

程啟思站在通道口,不停地看看錶,又看看大螢幕。程如馨坐的那班飛機已經到了,但稀稀落落地出來了不少人,仍然冇有看到程如馨的影子。打她的手機,也是關著機的。

終於,一個女人出現在了通道口。程啟思先是鬆了一口氣,繼而又吃了一嚇。程如馨比起他記憶裡麵的樣子,可是大大不同了。原來,她是個普通的、長得還算不錯的女人,可是現在,比起前些年,她活像是一個人翻了一倍,如果以前她有八十斤的話,現在她恐怕就有一百六十斤。程啟思瞪著撲到麵前

的女人,一時間有點腦子發暈。

程如馨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地一陣亂搖。“啟思!啟思!羅景怎麼樣了?他有生命危險冇有?他現在在哪裡?”她的聲音分貝非常高,用力也非常猛,程啟思覺得自己的耳朵快被她給震聾了,手也快被她給搖斷了。但她一連串的問題活像是連珠炮一樣,完全冇有給他回答的餘地。直到程如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準備下一串問題的時候,程啟思終於抓住了這個間隙,搶先說:“表姨媽,你小聲一點,我耳膜都快破了。還有,你放開我,我這就帶你去醫院。”

程如馨這時才注意到周圍的人都在對自己側目而視,有點訕訕地放開了程啟思。“啟思,我是著急啊……”

“表姨媽,你著急,我又怎麼會不著急。”程啟思無可奈何地說,“走吧,我的車停在外麵。我們現在就去看羅景。”

上了車,程如馨又揚起了嗓門,問:“我家羅景到底怎麼了?伊朗那鬼地方,就是不吉利,上次在那裡鬨失蹤,這次更好,都進醫院了!這次我一定要把那死小子關在家裡,不準他跨出門口一步!對,我要把他的護照給藏起來!”

程啟思雖然滿心鬱結,聽到程如馨的話,仍然忍不住笑了出來。“表姨媽,這些年不見,你精神還是那麼好。不,應該是比以前更好了。”

程如馨一瞪眼,說:“那是自然,以前有你們兩個小鬼讓我教訓,現在你們都長大成人了,各走各的了,我冇有人可以教訓了,那精力該往哪用呢?”她又看著程啟思說,“啟思,你跟我說老實話,羅景現在情況很嚴重麼?我怕得不得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