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章

26

-

他又瞟了一眼程啟思,試探地問道,“你怎麼突然說起這些來了?”

程啟思笑著說:“這我也不知道,也許是看著羅景,心裡有點感觸吧。”他麵色又沈了下來,說,“我真不知道我怎麼向表姨媽交待。她就羅景這一個兒子,心疼得要命。如果羅景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有臉麵見她?”

“篤篤”,有人敲門。程啟思叫道:“進來。”

李龍宇推開門,手裡拿了一份報告。他走到程啟思麵前,把報告遞給他。“這是那幾瓶礦泉水的化驗報告。裡麵確實有氰化鉀,而且是大量的氰化鉀。一般人隻要攝入50到100毫克的氰化鉀,就會造成死亡。死者攝入的量,大概有200毫克,所以隻需要一兩分鐘就會發作,造成死者極快地死亡。”

程啟思掃視著那份報告,問道:“三瓶礦泉水裡都有氰化鉀?”

李龍宇說:“不,隻有死者喝下的那一瓶——也就是裡麵隻剩了一點的那瓶有毒。彆的兩瓶都是冇毒的。”

鐘辰軒微微地變了臉色。程啟思注意到他的表情,就說:“龍宇,你先去做你的事吧。動物園那邊,先閉園,可彆給媒體走露了風聲。如果證實了那具女屍是紀槿,那問題就不那麼簡單了,她畢竟是美國國籍。”

李龍宇歎口氣說:“我知道,不過媒體的嘴,要捂住不容易,我看你們最好給上頭說一聲,讓他們那邊施壓。”

“如果確實壓不住我會做的。”程啟思說。李龍宇帶上門出去之後,程啟思對坐在對麵的鐘辰軒說:“怎麼,你怕了?”

“我有什麼好怕的。”鐘辰軒說,“我又冇殺人。”

程啟思笑笑說:“辰軒,如果你跟那位黃園長有點什麼關係,你最好先說出來。說實話,讓人不奇怪都難。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你想想,三瓶水,隻有一瓶有毒,偏偏你就挑著了,三選一的機率……”

鐘辰軒白了他一眼。“我不認識他,我也犯不著殺他。我當時隻是隨手抓了一瓶,根本冇想那麼多。我怎麼會知道哪瓶有毒,哪瓶冇毒?但是事實上,確實……確實黃園長喝了就死了。”

“也許是有人事前把那瓶有毒的水放在那裡的。”程啟思說。

鐘辰軒卻皺著眉搖了搖頭。“首先,能進到那個地方的人就不多。誰會知道那天晚上我們會到那裡?誰會提前預知黃園長會到那裡?誰又知道黃園長會心臟病發作,喝下有毒的水?就算這一切能預知到,我也決不可能知道我會拿到哪一瓶水!”

“我知道。”程啟思笑著說,“所以這麼看起來,你倒是最可疑的人了。因為我們進來之後,隻有你一個人接觸過那幾瓶水。隻有你有可能挑出那瓶有毒的水,拿給黃園長喝下去……”

鐘辰軒繃著臉說:“我冇有理由要殺他。這位老人是個好人,我隻有尊敬他的份,怎麼會殺他?”

程啟思把一份資料甩在了他麵前。“你認識黃祥林,但你卻裝作不認識他。光這一點,就足夠讓我懷疑你了。”

鐘辰軒把那份資料拿起來,翻了一翻。“你的動作真快。”

程啟思說:“我正在等著你解釋呢。”

“業內的學者,互相認識很正常。黃園長是位有名的生物學家,他跟我導師孟華有些交情,所以我很多年前就認得他。”鐘辰軒說,“算起來,他的後輩也不知有多少,我也隻見過他一兩次,他怎麼會記得我是誰?我們本來就不是同一個行業的。不過,孟教授過世的時候,黃園長確實是來了的。”

程啟思若有所思地說:“你說他是生物學家。可是,你卻冇有告訴我,他主攻的是哪一個領域。你為什麼不說?”

鐘辰軒渾身震動了一下。“你猜到了?”

“在一般的事情上,你不會隱瞞我什麼的。”程啟思說,“但是有一件事情例外,那就是有關文若蘭的事。”

鐘辰軒點了點頭。他的聲音有些沉重。“冇錯。黃園長——黃教授——他確實也是當年對若蘭的實驗中的一個人。可是……他不一樣。他是箇舊式的學者,他堅決反對把不成熟的實驗用在若蘭身上,即使我們出發的初衷是好的。不管我們怎麼勸他也無濟於事……”

程啟思說:“可是你們確實需要他?”

“是的,他是不可或缺的。”鐘辰軒回答,“簡單點說,就是黃園長在某些領域有自己獨到的一門技術,我們必須要這種技術。這種技術,等於是他的專利,我們一定要他幫助才行……”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黃園長的腦筋相當執拗。但是,我們最後還是說服了他,讓他參與第七研究所。”

程啟思說:“你們是用什麼說動他的?”

鐘辰軒抬起了眼睛。“錢,很大的一筆錢。”

程啟思頓時恍然了。“這就是黃園長所說的那筆經費的來源?你們……就是用這種方式,要脅他替你們做事的?”

“不是要脅。”鐘辰軒有點艱澀地說,“隻是我們需要他。他實在是個好人……也是個清貧的學者,他絕對不會想到為了自己而得到一筆錢。他會

認為那些錢不屬於他的。但是……他也有弱點。他的弱點就是他的善良和正直……”

程啟思說:“他對這個動物園有很深的感情。”

鐘辰軒無言地點了點頭。“是的,他對那些動物感情很深。他不在乎自己生活清貧,但他會為那些吃不飽的動物難過焦心。在我們找到他的時候,正是動物園最困難的時候,王望年說的是真的,就在那段時間,有好幾頭猛獸類的動物因為營養不良而死掉。因為黃園長是個不擅鑽營的人,他也冇辦法弄到大量的經費,雖然他已經努力地四處奔走了……”他低下了頭,“所以,最後他接受了我們的條件。”

程啟思問:“你們給了他多少錢?”

“很大一筆錢。”鐘辰軒說,“大到可以作為那間爬行動物館預算的一部分。我們也通過某些關係,撥了相當大的一筆經費給動物園。你知道……這隻不過是一句話的問題,對某些有權力的人而言……”

程啟思生硬地說:“可是那位老人,費儘力氣也辦不到這樣的事。”

鐘辰軒望著他,眼神裡微微地帶著些哀求的味道。“這不是我的錯。我們並冇有惡意。我也尊敬這位老人,像他這樣的學者,如今已經很少見很少見了。現在的很多學者……都是以自己的利益為第一目標的,有時候甚至可以拋棄自己的良知……不,啟思,我不會害他,我尊敬他,非常尊敬他。雖然我跟黃園長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我瞭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也因此而尊重他。他很善良,很正直,而且很有責任感。雖然他對我們的作法很不滿,但是他答應之後,確實是不遺餘力地在做他應該做的事。”

程啟思回視他,鐘辰軒的眼睛清澈得一覽無遺。程啟思歎了口氣,問道:“他認為文若蘭的實驗成功了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