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章

26

-

程啟思閉了閉眼睛。他在回想跟紀槿那幾次有限的見麵。他對紀槿的容貌記得很清楚,那具女屍,就身材、頭髮跟膚色看來,都跟紀槿很像,但在冇有確鑿的證據之前,程啟思也無法肯定。

鐘辰軒又說:“不管怎麼說,她畢竟是拿美國護照的人。她也有父親,有母親。我已經讓君蘭聯絡她的家人。不過,即使他們知道了,要入境也需要時間。”

程啟思這時想到了一個以前從來冇有認真想過的問題。紀槿是馬薩格泰人的後代,那意味著她的父係和母係之中有一邊的血統一定源自這個古老的民族。他記得紀槿曾給自己看過一張照片,那是個有中東血統的混血美女,紀槿說那是她外祖母。這麼說來,紀槿的血統,來源於她母親這一方。那顆黃金之眼上的藍寶石,是紀槿的外祖母留給她的,那麼,她這個家族的其他人——比如紀槿的母親——對自己家族就一無所知麼?那也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程啟思把這個想法說了出來。鐘辰軒回答:“對紀槿說的話,我們多少得帶點懷疑。她跟我們說了多少真話?我反正是抱懷疑的態度的。”他沉默了一會,忽然說,“羅景也許也隱瞞了我們什麼。”

程啟思一震。“怎麼說?”

“紀槿是有家的,有父母的。我從她的隻言片語裡聽得出來,她家裡相當富有。她對珠寶很有研究,她說‘她家裡也有不少類似的珠寶’。”鐘辰軒說,“如果她平白地消失在了伊朗,她家裡人決不可能不去找她。紀槿是應羅景之約(至少表麵上看來如此)纔去伊朗找他的,我不相信她家裡人不知道羅景的存在。紀槿的死,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她家裡人找不到她,一定會去找羅景要人。羅景不是個善於應付這些的人,他是個書呆子。如果他冇有辦法,一定會找你求援的,可是這兩年,他從來冇有找過你。”

程啟思猶豫地說:“也許紀槿家裡的人不認識羅景。她可能是瞞著家人來的。”

“就算如此,如果要追查紀槿的下落,找出羅景也是輕而易舉的事。”鐘辰軒說,“報案,請私家偵探,怎麼著也能查到了。換了我,如果我的親人失蹤了,一定會心如火焚的。你想想你那跳腳的表姨媽就知道了,紀槿的父母怎麼可能不關心呢?羅景決不可能那麼輕易地就能脫身。”

程啟思思索著,說:“聽你這麼一說,我也真覺得挺奇怪的。難道當時紀槿陷進流沙裡,真的冇死?她如果回了家,她父母自然也不會找她,羅景當然也就不會遇上難題了。”

“有這麼簡單就好了。”鐘辰軒說,“算了,等聯絡到紀槿的父母再說吧。我們也查不到跟她相關的資料,她畢竟是外國人,雖然……她長了一張東方人的麵孔。”

開車回到局裡,所有的人都頂著一對熊貓眼在乾活。君蘭從椅子上疲倦地轉過身來,對他們說:“我聯絡不上紀槿的家人。”

“聯絡不上?什麼意思?”程啟思皺起了眉頭。

君蘭說:“她的護照是真的,她的身份也是真的。但是,她的母親早就死了,我想聯絡她的父親,卻怎麼也聯絡不上。我又打算找到她除了父母之外最近的親屬,但我很驚奇地發現,居然找不到她什麼親戚!”

鐘辰軒說:“一個人不可能完全冇有親戚吧。”

“我也是這麼想。”君蘭說,“可是,這是事實。她就像是隻有一個父親和一個母親一樣……真讓人覺得奇怪。”她看了一下手裡的資料,“她家裡開著一個相當有名的珠寶行。”

程啟思怔了一下。“珠寶?”

“對,珠寶。”君蘭笑著說,“用我們的話說,她是珠寶商的千金小姐。不過,在她的屍體上,我們半粒珠寶也冇看到,一克黃金也冇有。你們確定不是認錯人了?”

正在這時,一個女人走了進來。這個女人大概有三十歲出頭,頭髮亂蓬蓬的,五官還算端正,但卻似乎不太懂得怎麼打扮自己。她一看到鐘辰軒,就說:“一具屍體還冇折騰好,怎麼又來了一具?”

鐘辰軒說:“先管後一具。我們急用,馮平,你就幫幫忙吧。”

“要不是看你的麵子,我才懶得管。”馮平說,“那是個年輕女孩啊,真是慘。聽說是被豹子咬的?”

程啟思說:“現在還說不清楚。”

馮平瞪了他一眼。“我知道這樁案子不是由我經手的,法醫是陳了跟杜山喬。可你們現在是有求於我,連案情都不肯給我透露,還想我幫你們辦事?”

程啟思苦笑。“我哪有這意思。是真的不敢確定……”他說到這裡,忽然心裡一動。馮平的話提醒了他,紀槿身上的傷口,跟之前那個被豹子咬死的男人非常相似,難道說埃姆又一次殺了人,然後埃姆自己也被殺了?究竟是埃姆死在前麵,還是紀槿死在前麵?他始終覺得應該是埃姆先死的,但這隻不過是一個印象,因為他們先發現了豹子的屍身,然後又發現了紀槿的屍體。

這必須等驗屍結果。

程啟思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靠在靠背椅上,閉目養神。鐘辰軒拿了一疊照片進來,坐在他的對麵。

程啟思張開眼睛,看了他一眼。“現場照?”

“對。”鐘辰軒一張一張地翻看著照片,說,“在現場,並冇有找到埃姆被挖出來的五臟。紀槿的屍體,雖然臉部被毀損得非常厲害,但身體並冇有遭到什麼傷害。換句話說,她的死法跟那具男屍,以及埃姆,都不太相同。”

程啟思問:“馮平所做的臉部複原,準確率高嗎?”

鐘辰軒說:“相當高。相似度應該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吧?好在我們是認識紀槿的,隻要複原成功,我們決不至於認不出來。”

程啟思喃喃地說:“我真不知道我是應該希望她是的好,還是希望她不是的好。”

鐘辰軒說:“我想辦理到伊朗的簽證。我覺得,我們還是再去一趟的好。你上次也辦過吧?幫我也辦一次,辦加急。”

程啟思點了點頭。“我也正在這麼想。”

鐘辰軒微笑地說:“不知道那位叫伊齊德的警官還在不在當地。那人挺有意思的。上次看部什麼電影,他倒很像裡麵那個阿拉伯的演員。”

“紀槿不是說他臉上那道刀疤很有型麼……”程啟思一句話冇說完,就嚥了回去,苦笑地說,“真是的,我居然連這些瑣事都記得這麼清楚。說起來,也有幾年了?辰軒,你看,再這麼磨下去,我還真得打光棍了。”

鐘辰軒一呆,說:“你這思維跳躍得也太大了點吧。你要求太高唄,如果你真要結婚,還怕冇女孩子搶著來啊。”

程啟思靠在椅背上,伸展了一下手臂。“說實話,我還真嚮往那些古代帝王的生活啊,三宮六院……那些波斯皇帝,那日子,嘖嘖,一天換一個啊。”

鐘辰軒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你現在想一天換一個也冇問題,有錢還怕找不到女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