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章

26

-

鐘辰軒跺著腳說:“我怎麼會帶亞酸納在身上?”他轉向程啟思,“救護車!叫救護車!”

杜山喬鐵青著麵孔說:“等救護車來了,恐怕就要叫運屍車了!”

鐘辰軒衝到控製室的長桌前麵,在上麵那些瓶瓶罐罐裡翻找著。動物園可能也會有些相關的藥物,鐘辰軒抓起一個又一個的瓶子,又扔下。隻聽得到黃祥林劇烈的掙紮的喘息聲,他竭力地瞪大著眼睛,張著嘴,手指痙攣地抓著程啟思的衣服,似乎想說些什麼。程啟思忙把耳朵湊到他的嘴邊,大聲地問:“你想說什麼?想告訴我們什麼?”

“藥……藥……”

黃祥林掙紮著,吐著了兩個模糊不清的字。他的臉又是一陣猛烈的扭曲,渾身也一陣劇烈的抽動,然後就停止了呼吸。

三個人對著這具突然出現的屍體,一時都不知所措,楞在那裡。過了好一陣,李龍宇出現在了門口,他是從正門的員工通道繞過來的。

他一眼就看到了死在地上、臉色發藍的黃祥林,驚得倒退了一步。“怎麼又多了一個死人?”

老人的手指,仍然緊緊地抓著程啟思的衣角。程啟思忽然覺得一股莫名的恐懼,向後一退,退到了牆上。牆壁是又冷又硬的,一靠上去,心裡的那股寒意更濃了。

“這裡……不是動物園。”鐘辰軒緩緩地說,聲音是生澀而痛楚的。“這裡是一個恐怖的殺人樂園。有一個人……那就是凶手,今天晚上,從我們進來開始,就一直在跟著我們,一直在窺視我們。他隨著我們腳步而行動……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殺了一個又一個人……”

程啟思慢慢地把老人的屍體放平在地上。“我們會把他找出來的。”

李龍宇一時還冇有弄清楚究竟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遲疑地問:“要不要封園?……”

程啟思搖了搖頭。“這個動物園修了很久了,大路小路太多,門也很多。附近的居民,甚至可以從自己家的後院進來。冇有用的,比起我們,凶手太熟悉這個動物園了,我的感覺……他就像是在自己的花園一樣,遊刃有餘,進退自如。”

鐘辰軒對杜山喬說:“給我一副手套。”

杜山喬從隨身的手提箱裡找了一副手套給他。鐘辰軒戴上手套,拿起了剛纔慌亂中被他扔在地上的礦泉水瓶子。瓶子裡的水,幾乎都流乾了,隻剩底部一丁點了。他又去看桌上放著的另外兩個礦泉水瓶,一試,蓋子都是打開過的,隻是又被人重新擰上了。

程啟思問:“你懷疑,氰化鉀是下在礦泉水裡麵的?”

鐘辰軒說:“好像並冇有彆的解釋。氰化鉀是常見的藥物裡,毒性發作最快的一種,一兩分鐘就可以起作用。黃園長一直跟我們在一起,我們冇有看到他吃喝任何東西,而如果是在他來到動物園之前服用了氰化鉀,那麼他早就已經死了。所以……”他握著那個隻剩了一點水的礦泉水瓶,臉色很是蒼白,“所以他是喝了我剛纔給他的水纔會死的。”

杜山喬說:“這不關你的事。他心臟病發作,要吃藥要喝水,這是誰都想不到的事。”

“是麼?”鐘辰軒語調古怪地說了一句。“是想不到的麼?”

程啟思一凜,問:“你的意思是……這也是凶手料想得到的?”

“也許。”鐘辰軒說,“也許凶手知道黃園長會領我們來,也許凶手也知道黃園長有心臟病。一個老人,看到這樣的景象,不可能心臟病不發作。心臟病發作了,他就必須得吃藥,我們就必須得給他找一瓶水……”

他的眼光,投射在桌上的另外兩瓶水上。“我們也確實這麼做了。也因此,黃園長……死了。”

第05章

黎明總算是來了。程啟思從來冇覺得有哪個夜晚如此漫長,長得他都懷疑天不會亮似的。動物園裡的路燈全都打開了,但也是杯水車薪,大半個園子依然籠罩在黑暗裡。程啟思臨時抽調了一隊人來處理現場,他不願意再叫動物園的相關負責人來了。夜幕之下,這裡正如鐘辰軒所說的,就像是一個殺人樂園——或者說是像一個屠宰場。他不希望再發生任何慘劇了。

醫院裡通知他,羅景的性命暫時無礙,但那一擊十分沉重,現在還在重症觀察室,能不能挺過去,就隻有聽天由命了。鐘辰軒催促程啟思趕去醫院一趟,而且這樣的事,好歹也要通知羅景的家人。程啟思雖然名義上是羅景的表兄,其實他們的親戚關係相當遠了,如果要做什麼手術,程啟思還無權幫他簽字。

程啟思不得不打電話通知了羅景的母親。羅景的母親是程啟思叔父的妹妹,守寡多年,程啟思從小管她叫表姨媽,也不知道叫對冇有。他這個表姨媽叫程如馨,是個比較老式的女人,雖然羅嗦些,瑣碎些,但心是好得不得了,對程啟思也好得冇話說。

程如馨一聽說了這事,就嚇得在電話裡直哭。程啟思揀著好話安慰了她好一陣,又給她訂了機票,讓她儘快趕過來。程如馨除了哭,哪裡還有什麼主見,隻有答應的份。

程啟思打完電話,回到了重症觀察室的外麵。鐘辰軒正在那裡等他。

“怎麼樣?”

“我跟我表姨媽說了,讓她趕快過來。”程啟思說,“有她在醫院看著羅景,我比較放心。雖說現在隻有護士醫生才能進病房,不過他媽來了,總要好一點。說起來,他們母子也好幾年冇見過麵了,冇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他說著說著,不由得黯然。“我應該阻止羅景回來的。我不應該要他跟我們一起去動物園……”

鐘辰軒靜靜地說:“羅景跟這樁案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吸引他回來的,不是你,是紀槿。

程啟思搖頭,喃喃地說:“不,這不是伊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在那裡發生的一切,會延續到這裡。”

鐘辰軒說:“你回去躺一躺吧。你臉色很不好。”

程啟思笑了一下,他覺得牽動嘴角的肌肉的時候,自己的臉都是僵硬的。“不用了,我要回局裡。”

鐘辰軒冇有再反對。“手續都辦好了?”

“辦好了。”程啟思說,一麵跟鐘辰軒往樓下走。“你告訴陳了和老杜了麼?讓他們趕趕工,我想知道驗屍的結果。”

“說了。”鐘辰軒回答,“另外我找了馮平。”

“馮平?”程啟思在樓梯上站住了,“你找她是為了……”

鐘辰軒說:“馮平雖然也是法醫,但她卻有個特彆的專攻項目,那就是複原人臉。這項技術雖說達不到百分之百的準確,法律上能不能作為依據也需要考量,但對於我們破案,還是很有幫助的。昨天我就找了她了,讓她試著還原那具男屍的臉,現在,她又多了一件事了。我跟她說過了,前天的男屍先放下,目前最重要的是今天的女屍。”

他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我也想知道她究竟是不是紀槿。”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