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章

26

-

從這條路走過來,麵對的就不是爬行動物館的正門了,而是一道“後門”。門也是鎖著的,三個人看著黃祥林拿出了一大串鑰匙,顫顫地在裡麵尋找著,都看得頭疼。好在這時候,爬行館裡也是燈火通明瞭,黃祥林找了一會,總算找到了鑰匙。黃祥林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老了,眼力不好,今天出來的時候,也是找鑰匙找了半天。記性不好嘍……這裡進去,就是員工通道了。”

程啟思搶在他前麵,推開了門。這也是一扇特製的防盜門,比起一般家用的,要厚重得多。

黃祥林摸到了門口附近的開關,打開了燈。這裡的燈都是白色的節能燈,白瑩瑩的發亮,隱隱地浮著一層幽藍色。地板是普通的水磨地,打掃得很乾淨,但還是有一股無法消除的異味。畢竟,動物園裡免不了會有這樣的味道。

他的柺杖敲擊在水磨石的地板上,發出叮叮的清脆聲音。三個人跟在他後麵,卻儘量都放輕了腳步。

這時程啟思已經注意到,他跟鐘辰軒之間是通過正門旁邊的員工通道進來的,而現在是通過後門路進來的。正門很寬敞,小門開在一側,而這個後門,隻有這一條路,直接通往玻璃屋後麵的溫控室。

黃祥林走了一扇門前麵,停了下來。“這裡就是大鯢的溫室。”

三個人又看著他在一串鑰匙裡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鑰匙,又按了一堆密碼,門纔打開了。程啟思問道:“這裡除了鑰匙,還要密碼?這麼嚴密?”

“這裡有好幾樣動物,像那隻巨龜,是世界上最大的。”黃祥林說,臉上不自禁地露出了自豪之色,“所以才肯撥很大一筆款讓我們建這個爬行動物館,也因此,這些措施都做得很好。如果跑掉了,或者出了什麼岔子,我們誰都負不起這個責任。搞個密碼鎖,成本增加不了多少,這裡真正花錢的,是裡麵的生態模擬係統。”

門打開了,程啟思看看鐘辰軒,鐘辰軒也看看他,兩個人都猶豫著不肯進去。杜山喬等不及了,就說:“你們這是怎麼回事?現場是越早檢查越好,你們活回去了?”

程啟思實在不想麵對紀槿的屍體。某種程度上,他總覺得紀槿會死在這裡,跟自己在伊朗做的事有關係。吳晴的一句話,令他更不願去深思。如果他們當時把紀槿從流沙拉出來了呢?那麼一切會變成怎樣?

鐘辰軒說:“黃園長,您注意腳下。”他抬起腳走了進去,程啟思和杜山喬也隨後跟上了。

黃祥林在後麵說:“你們小心一點,不要嚇著那隻大鯢了。”

程啟思苦笑。他左右一看,這間控製室裡麵除了各種調溫的儀器之外,堆著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有清潔用具,各種工具,有一些盛了水的盆子,裝了些小魚之類的東西。黃祥林在一旁解釋說:“大鯢是喜歡吃小魚的,平時都是把魚放在溪水裡,讓它自己去捉。”

杜山喬拿起一包像是沙粒一樣的東西看了看,黃祥林說:“這個是給水草的肥料。”

控製室跟玻璃房之間,仍然是隔著一層玻璃牆的,隻不過裡麵這裡仍然有一道門,門上也有一道密碼鎖。黃祥林再次輸了密碼,開了鎖。杜山喬說:“這裡隻有一道門?”

他的問題,程啟思也早已想到了。黃祥林一點頭,他的心就更下沈一分。兩道密碼鎖,加上外麵毫無破損的玻璃牆,這可以說是一個加固了再加固的密室。他透過玻璃牆,看到了在那一頭的李龍宇和莫明,他們正在檢查剛纔羅景坐過的地方。

“我們進去吧。”鐘辰軒說。

程啟思再次猶豫了一下,終於踏進了玻璃房。鐘辰軒低聲地笑了一下,說:“你剛纔不是說這裡的動物住得好麼?這下好了,你也可以來感受一下了。”

程啟思卻笑不出來。他不得不承認,這個模擬的生態屋做得非常逼真。四周的山石,一條深深的小溪,茂密的水草,低矮的灌木,都十分真實。小溪裡甚至還有小魚在遊動,空氣也是溫暖濕潤的。腳踩在山石旁邊的泥地上,跟平時踩著的真正的泥地無異。這裡的牆上,貼著特製的防水牆紙,也是諸如山、水、樹木之類的圖案,望上去一片青碧。

他不想去看那個角落,但不得不看。此時玻璃房裡麵的燈已經是大放光明瞭,每個角落都一覽無遺。

那是一具嬌小的女性軀體。她的臉和脖頸、胸膛都被抓咬得血肉模糊,但顯然脖子上的傷口是最致命的傷。程啟思一腳踩在水草裡,忽然覺得踩著了什麼軟軟的東西,警覺地把腳抬了起來。他彎下腰,在水草裡摸索了一會,摸到了一個又圓又軟的東西,就拾了起來。

他還冇來得及去看手裡的東西,就看到鐘辰軒和杜山喬同時變了臉色。他一低頭,看到自己手裡拿著的,竟然是一顆人的眼珠。

綠色的眼球!

程啟思手一鬆,那顆眼珠就落了下去,重新落進了水草裡。他怔怔地望著水草叢,又抬頭看了看鐘辰軒和杜山喬。他知道,自己的臉色一定不會比他們兩個人好看。

杜山喬早已戴上了手套,這時小心地從水草中穿過,走到了女屍身邊。他輕輕扶起了女

屍的頭,注視著那張臉。她的臉原本應該是張小小的瓜子臉,但整張臉都被抓咬撕扯得血肉翻起,一顆眼珠也被挖了出來,但另一顆眼珠還鬆鬆地嵌在眼眶裡。杜山喬動作已經非常輕,但那顆綠色的眼珠仍然隨著他手的動作搖搖晃晃,彷彿隨時都會掉出來似的。

“砰”地一聲響,程啟思回頭一看,黃祥林臉色灰白地滑坐了下來,一隻手按著心臟。鐘辰軒吃了一驚,說:“糟了,黃園長看來有心臟病。”

他奔過去扶住了老人,一隻手在他的衣袋裡掏著。很幸運,他幾乎是立刻就找到了一個小藥瓶。鐘辰軒把一顆膠囊塞進了老人嘴裡,左右一看,桌上放著幾個礦泉水瓶子,都還是半滿的,隨手抓了一個,把礦泉水瓶湊近老人的嘴。

黃祥林一連喝了好幾口水,把那顆膠囊吞了下去。他有些被嗆住了,鐘辰軒便幫他輕輕地拍著背,順順氣。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黃祥林總算能夠說出話來,他滿眼驚恐地望著玻璃房裡,顫抖地說,“我知道了,這是因為……”

鐘辰軒一時還冇理解到他究竟想說什麼,黃祥林忽然雙手抓向了自己的喉嚨,彷彿是呼吸困難的樣子。鐘辰軒以為他的心臟病又犯了,正想招呼杜山喬過來幫忙,替他做點急救,這時,他看到黃祥林的臉色變了,由剛纔的灰白色變成了一種可怕的藍色。

杜山喬也跳了起來,一向做事慢條斯理的他此時也快了數倍。“氰化鉀!”

氰化鉀是一種劇毒,發作起來隻要幾分鐘就可以致人死命。黃祥林剛纔還是好好的,突然變成這樣,而臉色泛藍,是氰化鉀中毒的典型表現。杜山喬對著鐘辰軒大吼:“帶藥冇有?”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