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章

26

-

“埃姆隻是咬死了那個男人,並冇有吃它。”吳晴插口說。黃祥林肯定地搖了搖頭:“它更不會主動攻擊人。”

鐘辰軒問:“真的不會嗎?任何情形下都不會嗎?”

黃祥林遲疑了一會。“有一種可能。”

程啟思立即問道:“什麼可能?”

黃祥林說:“除非有人刻意地去激怒它,刺激它。豹子的本質還是具有野性的,當然這種從小就在動物園裡養大的動物,野性已經所剩無幾的。但是一個再膽怯的人也會有被激怒的時候,更何況是具有殺傷力的猛獸類。”

鐘辰軒說:“你的意思是說那名死者激怒了埃姆,埃姆纔會咬死它。”

黃祥林點了點頭。“而且不會是一般的激怒。一定是嚴重到了某種程度的挑釁。就像人也有易怒的和溫柔的一樣,埃姆是我見過的最溫順聽話的豹子了。我不相信它會輕易地攻擊人類。”

他試圖站起來,君蘭連忙扶住了他。黃祥林一瘸一拐地向向王望年走去,程啟思招呼說:“黃園長,不要太靠近了,會破壞現場的。”

“我知道。”黃祥林注視著王望年,王望年的臉上有驚駭和恐懼的表情。死亡來臨得很快,他張著嘴,但也許連呼救都冇有來得及呼救。“小王不到二十歲就在這裡當門衛,已經當了二十多年了。他這一輩子都在這裡了……他還跟我說,退休了還是要住在這裡,陪著這些老朋友……怎麼會這樣?怎麼會變成這樣?……怎麼會?……他今天還有幫我去買過藥啊,那時候我們還說過話的……”

鐘辰軒問:“住在這裡?”

黃祥林隔了一陣,鎮定了一下情緒,才解釋說:“前些年,大約十來年前,動物園在周圍建了些房子,是給園裡的員工們住的。房子很老式了,但還算能住人。我住在那裡,小王也住在那裡。唉,他這輩子就想買套新房子,可這幾年,房價漲得太快,他老說自己這個夢想是實現不了了……”

“所以您這麼快就趕過來了。”君蘭說。“您是自己開車的?”

黃祥林臉上浮起了一個苦笑。“我哪來什麼車,就一輛破自行車。”他指了一指,“錢都投到那個爬行動物館裡麵去了。那是模擬生態係統的,花了大價錢。而且,彆的不說,總得給它們吃飽啊,看著它們餓,我心疼啊。前幾年,還有被餓死的,小李他們都看著哭啊……吃草的還好,這些要吃肉的……”

他說不下去了。吳晴的小臉漲得通紅,高聲地說:“怎麼會這樣?難道動物園都冇有錢的麼?”

黃祥林臉上的笑容更苦澀了。“錢?這本來就是個清水衙門,靠門票能收入多少?每年的補貼,都少得可憐,我們都得算了又算……你們都看到了,這裡麵的建築,都是上個世紀的古董了,我們哪有錢翻修?上次好不容易爭取到一筆經費,總算修了個先進的爬行動物館。彆的……唉……算了,我就想著,隻要它們能吃飽就行了,住得差一點沒關係。反正現在來動物園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他擦了擦眼鏡,把眼鏡戴上了。但眼鏡一戴上,又迅速地被霧氣浸滿了,他隻得再次把眼鏡取了下來,用袖口擦著。君蘭扶著他,一時間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

正在這時候,不遠處的一排路燈亮了。路燈排列得很稀疏,有些還是壞掉的,但總算有了光亮。

鐘辰軒問:“這是……”

黃祥林回答說:“我來的時候,讓園裡的總工程師……唉,什麼總工程師,就一個水工電工……我讓他去配電房那裡看看。不是說燈不亮麼?也許是線路出了問題,這裡的線路很多都老化得不行了。現在大概修好了……”

程啟思看到有幾個黑影,正急急地往這邊走來。走到路燈下,就看清了是陳了和杜山喬。莫明和李龍宇在發現王望年死亡的時候,立即通知了法醫。

杜山喬一向是個冇表情的人,這時候看到埃姆的死狀,也有些吃驚。陳了怔怔地說:“這是怎麼了?這年頭,連豹子都不放過了?”

鐘辰軒突然地笑了一下,他這一笑,笑得很有些古怪。程啟思忍不住問:“你笑什麼?”

“我在想……”鐘辰軒慢吞吞地說,“也許是那天的死者,死得不甘,來找咬死它的埃姆償命來了。”

吳晴顫抖了一下,君蘭的臉也變白了。陳了勉強地笑著說:“你彆開這種玩笑。”

他走過去,戴了手套,輕輕扶住王望年的頭,看了一看他的後腦。“好傢夥,這是用的多沈的東西打的?後腦勺都被打得凹陷了下去。凶器一定是非常沉重的玩意,這凶手力氣不小啊。”

程啟思問:“非常沉重?有多重?”

“這個麼,我得驗過屍才知道了。”陳了回答,“不過,百八十斤差不多吧。要把百八十斤的東西舉起來,再準確地擊下去,這凶手臂力很不錯。”

程啟思望向黃祥林,說:“黃園長,請你跟我們到一趟爬行動物館吧。那裡……也有死者。”

黃祥林發出了一聲驚叫。“什麼?那裡也死人了?誰死了?什麼東西殺死的?鱷魚?還是蟒蛇?

鐘辰軒反問道:“在爬行動物館,具有攻擊力的隻有鱷魚和蟒蛇麼?”

“這個……”黃祥林顯然被剛纔的訊息驚呆了,半天才呐呐地回出話來。“攻擊力自然是大多數自然界的動物都具備的了。但是對人類能夠造成威脅的……至少在我們這個爬行動物館裡,隻有鱷魚和蛇。鱷魚的凶殘大家都知道,而且它也是聰明的動物。館裡的巨蟒也能夠輕而易舉地纏死人,但是……但是蟒蛇也不會輕易攻擊人的,不要說動物園裡的,哪怕是在深山裡的巨蟒,也未必會隨意襲擊人。彆的……烏龜,蜥蜴,這些……當然,還有些毒蛇……其實蛇並不會隨便咬人……”

程啟思說:“我們發現死者的地方,是在大鯢的玻璃房裡。”

黃祥林呆住。“大鯢?這不可能。大鯢絕對不可能對人類有危害,它就是平時說的娃娃魚啊!”

鐘辰軒說:“我們還是過去看看吧。杜醫生,我們過那邊,陳了留在這裡就夠了。”

“陳了,不僅要對人的屍體作檢查,還有豹子的屍體。”程啟思招呼說。

陳了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們去那邊忙吧。”

黃祥林拿起了他的柺杖,慢慢地走下了獅虎山的石階。鐘辰軒想過去扶他,黃祥林卻搖了搖頭。

“我自己能走。”

跟著這個老人,他們自然也不能走那條小路。黃祥林對園裡的路,自然也是再熟悉不過,由他領路,程啟思、鐘辰軒和杜山喬反而落在了後麵。這條路既不是他們先前穿過竹林走的路,也不是遊客們通常走的大路,是一條平整的小路,看來也是捷徑了。程啟思依稀地記得,自己以前來動物園的時候,也總是弄不清楚這裡麵錯綜複雜的道路,雖然他絕對不是路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