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章

26

-

鐘辰軒在他身後說:“我們走吧。”

在爬行動物館正門進來的左手邊,有一個小門,寫著“遊客止步”四個字。鐘辰軒舉著手電,對著那四個字看了看,說:“這裡應該就是員工通道了。”

他的猜想冇錯。從這道門進去,就是那些生態模擬玻璃屋的入口了。因為爬行動物館中有不少珍稀動物,包括一些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而且像蟒蛇、巨蜥、鱷魚之類的大型爬行動物,都具有相當的危險性,一旦脫逃後果是非常嚴重的,所以保安措施也十分嚴密。玻璃牆近於防彈玻璃這不必說了,門也是厚重的防盜鐵門,鎖也是特製的鎖。每個大型的玻璃溫室,都有單獨出入的門。

程啟思試著推了一下門。“鎖著的。”他接過手電,看了一下那鎖。“這鎖跟獅虎山的鎖不一樣,高科技產品,要打開可不容易了。”

鐘辰軒說:“鎖著的,她……紀槿是怎麼進去的?”

程啟思問:“你真的認為她是紀槿?”

鐘辰軒沉默了片刻,說:“羅景說是,應該不會有錯。他們畢竟曾經是戀人……”他也推了一下門,說:“找這裡的管理員來吧,我們也不能自己把門弄壞。”

程啟思說:“也不知道莫明他們在乾什麼,還不來……”他話還冇說完,手機就響了。程啟思拿出手機一看,說:“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他一接,就聽到莫明在那邊提著嗓子叫,聲音非常惶急。“啟思!這是怎麼回事?你在哪裡?你們在哪裡?”

莫明一向是個穩重的人,很少有這麼一驚一乍的時候。程啟思聽到他語氣不對,也有點著慌,忙問:“出什麼事了?不是叫你去獅虎山看看那頭死豹子麼?”

“什麼死豹子!”莫明大聲地說,“死人了!”

程啟思腦子裡“嗡”地一聲。“誰?誰死了?”

“那個姓王的保安!”

莫明的聲音很大,在旁邊的鐘辰軒也聽到了。程啟思還在握著手機發呆,鐘辰軒已經叫出了聲:“不好,羅景!”

程啟思的心一下子沈到了穀底,發狂一樣地向外跑去。這條路很窄,又黑黑的一團,他有兩次都撞在了牆上,但也管不了了。好容易衝到館內,程啟思揚起聲音叫:“羅景!羅景!你……”

一道昏黃的光圈射在了對麵的牆上。鐘辰軒站在他背後不遠處,步子卻停了下來。羅景仍然靠牆坐著,但他的頭卻垂到了左肩上,身體形成了一個奇怪的姿勢。

“羅景!羅景!”程啟思撲上前去,把羅景的頭扶了起來。他一碰到羅景的頭,就覺得手上一片濡濕。攤手一看,手上全都是鮮血。藉著手電光可以看到,羅景的後腦上,有一個相當嚇人的傷口,應該是被人狠狠一擊造成的。他微微發抖地伸手到了羅景鼻下,去探他的呼吸。

“辰軒,叫救護車!他還有呼吸!”

鐘辰軒已經拿出了手機在撥號。他報了地點,然後對程啟思說:“先彆管那些,把羅景抬出去,救他要緊。”

他扯下羅景的領帶,簡單地替羅景包紮了一下。程啟思幫著他把羅景輕輕地抬到了館門口,鐘辰軒說:“這裡救護車開不進來,我們把他送到動物園的正門去。否則,救護車半天找不著方向,耽擱了救他。”

程啟思心亂如麻,也隻能跟鐘辰軒一前一後地把羅景抬出去。這時候天色已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動物園四周連盞路燈都冇有開,兩人隻能摸著黑,從原先過來的那條小路慢慢地挪出去。那是一片森森的竹林,風聲吹過,瑟瑟的竹葉響聲,像是一首詭異的曲子。

鐘辰軒輕聲地說了一句:“獅虎山那邊有亮光,大約是莫明他們。”

程啟思冇有說話,鐘辰軒也不再說什麼。這時候,他們聽到遠處隱隱地有救護車的聲音,程啟思心裡微微地鬆了一下。“太好了,來得夠快。”

他們走到動物園正門的時候,一輛呼嘯而來的救護車正好停在了門口。鐘辰軒說:“你送羅景去醫院吧,我留在這裡。”

程啟思幫護士把羅景扶上了救護車,留下了自己的電話,卻下了車。“我去,也隻能守在外麵,等得心急如焚也幫不上一點忙。我不敢在病房外等待那個結果,我還是……我還是在這裡的好。”

第04章

過了二十分鐘,動物園的園長黃祥林終於出現了。程啟思看過他的檔案資料,知道他是個五十歲出頭的男人,是個有名的生物學家。但是看到他的時候,程啟思卻實在覺得他不像是個五十來歲的人。黃祥林鬢髮皆白,怎麼看都是六七十歲的人了,倒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更像個學者而不像園長。

黃祥林一看到籠子裡麵死狀淒慘的埃姆,就往後倒。鐘辰軒連忙把他扶住,扶到了旁邊一張石凳上麵坐下。

“埃姆……誰把埃姆殺死了?誰殺了埃姆?”

他的這個問題,誰也冇辦法回答。黃祥林一轉頭,又看到了死在樹下的王望年,又顫聲叫了起來:“小王!小王!……這,這……”

程啟思和鐘辰軒在等待黃祥林來的時候,已經回到

了獅虎山。他們原本隻叫了李龍宇和莫明過來,但因為事態嚴重,又把君蘭和吳晴也叫來了。君蘭和吳晴守在獅虎山,而李龍宇和莫明則去了爬行動物館。

王望年的死狀跟羅景受襲的情形很相像,但比羅景要嚴重得多。他頭上受了重重的一擊,連頸椎都折斷了當場斃命。現場冇有找到凶器,王望年也並冇有反抗過的痕跡,顯然這一擊是他完全冇有想到的。

吳晴還冇有見慣這種場麵,看到王望年還好,但看到那頭可憐的豹子,眼眶都紅了。君蘭略微有點好笑地說:“小晴,你可真是,不可憐人,去可憐動物。”

吳晴紅著眼睛說:“這隻豹子我是看著它長大的,我還跟它合過影呢。”

鐘辰軒一楞,問道:“看著長大的?”

吳晴點了點頭,說:“我是H市本市人,小時候爸爸媽媽常常帶著我來動物園玩,我好幾年前就見到了這頭豹子了。那時候它還很小,跟一隻貓一樣大,我們還可以跟它合影。現在照片都還留在我家呢。”

鐘辰軒說:“上次來的時候,並冇有聽你提過。”

吳晴抹了抹眼睛,說:“我也想不起來了,今天晚上我跟我爸媽看電視,新聞裡就有關於埃姆咬死人的事兒。我爸媽一看就叫了起來,說那不是跟咱家小晴一起拍過照的豹子麼?”

君蘭疑惑地問:“你爸媽眼力就這麼好?”

“不是眼力好。”靠在石椅上喘了半天氣的黃祥林,這時慢慢地開口說,“不是他們眼力好,而是這些年來,我們動物園裡就隻有這一隻波斯豹。波斯豹長得本來就跟彆的豹種有點不同,所以他們能認出來,一點也不奇怪。”

他摘下了眼鏡,鏡片上已經積起了一層水霧。“可憐的埃姆。我一直不相信埃姆會咬死人,它一直非常溫順。有段時間,我們園裡經費很緊張,猛獸們的食量又是最大的,它們饑一頓飽一頓,養熟了的飼養員都不敢太接近它們。隻有埃姆……隻有它,是最聽話的。我真不明白埃姆怎麼會咬死人……它並不餓呀,現在的食物配給都是很充足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