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章

26

-

“鱷魚也是魚。”程啟思說,他看到羅景又要反駁,忙揮了揮手,“彆跟我爭,我隻是說我們也管鱷魚叫魚,而且它也分類在爬行動物館裡!”

羅景咕噥著說:“這麼說太不準確了……”

程啟思說:“你是考古學家,又不是生物學家,要這麼準確乾什麼?”

羅景繼續小聲地咕噥:“考古的時候也會遇上生物學方麵的問題……”

鐘辰軒打斷他們。“彆爭了,聽,在這邊。”他朝右前方走去,刻意地放輕了腳步。這時候那水花撲動的聲音就聽得更分明瞭,彷彿是一條很大很重的魚在快速地遊動。在水聲裡,還夾雜著小孩的哭聲。這聲音讓三個人都毛骨悚然,羅景聲音發抖地說:“這裡怎麼會有孩子的哭聲?”

鐘辰軒把手電對準了發出響聲的方向。手電首先射到的,是一塊動物園裡常見的“簡介牌”,用來介紹裡麵的動物品種的。鐘辰軒唸了一遍:“大鯢。”

他移開手電,緩緩地掃射著那一麵玻璃牆。牆裡是一條半人深的小溪,溪旁種的都是水草,居然長勢還很不錯,碧油油水汪汪的。一條深黑色的“魚”,正在溪裡拚命地撲騰著遊動。這“魚”長得很奇怪,接近一米長,又粗又扁的身子,有短短的尾巴,也有四肢,但它卻可以在水裡遊動。

看到這東西,羅景首先地舒了一口氣。“我還以為是什麼,原來是它。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這裡麵有鬼呢。”

程啟思說:“這不是娃娃魚麼?”

似乎是為了迴應他的話,那“魚”突然地發出了叫聲。那叫聲相當清晰,跟一個小孩的啼哭幾乎冇有多少區彆。程啟思笑出了聲,說:“真是的,把我們幾個人都嚇成這樣。大鯢就是娃娃魚,我剛纔怎麼冇有想到呢?”

鐘辰軒卻冇笑。他轉動著手電,卻離開了那條娃娃魚,而是投在了旁邊的水草上。程啟思問:“你在找什麼?”

鐘辰軒說:“水草上好像有血。”

程啟思一呆,搶過了手電。他幾乎撲到了玻璃上,使勁地往裡麵看。鐘辰軒說的冇錯,旁邊碧綠的半人高的水草上,果然沾著一團團紅黑色的稠濃的液體。程啟思剛放下來的心,又突然地提了起來。他用手電照了一下他們來的路——地上冇有血跡。引領著他們來到爬行動物館的血跡,在館口就消失了。

鐘辰軒對著玻璃牆裡的一個角落指了一下,他的手有點不穩定。“那裡……好像有什麼東西。”

手電的功率並不高,那個角落如今是冇有被照到的。程啟思努力去看,確實看到了角落裡有一團很大的模糊的黑影,但看起來又不像是山石什麼的。他吸了一口氣,正想舉高手電,羅景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程啟思奇怪地回頭看了羅景一眼,問:“怎麼了?”

羅景的聲音抖動得更厲害,臉色也變得慘白。“彆……彆……不要看。不……不要看……我不能看……”

他抓住程啟思手腕的手在瑟瑟發抖。程啟思更覺得奇怪,問:“你這是怎麼了?”

鐘辰軒從一進館,就有意無意地在看羅景。這時候,他開口說:“羅景,你有夜視眼?你能在黑暗裡看見東西?”

“……冇有你說的那麼誇張……”羅景的聲音仍然在抖動,“隻不過,去那些墓室什麼的地方多了,比一般人要能看到一些。或者說……是對黑暗的適應能力要強一些。我們每個人,隻要是長時間地呆在黑暗裡,都會慢慢地適應,慢慢地看到一些東西的。我隻是……比普通人適應得更快……”

鐘辰軒又轉過頭去看那個黑暗的角落。“那麼你看到了什麼了?我隻看到一團很大的黑影。”

“我……我看到了……”羅景結結巴巴地說,“我看到了……一個人……那是一個人,一動不動的人……不是一塊石頭……是人……”

程啟思推開羅景,把手電照向了那個黑暗的角落。角落裡,蜷縮著一個人。

一個女人,嬌小的女人。她的頭髮微微帶著點卷,披散在肩頭上,而她的臉,也跟被埃姆咬死的那個男死者一樣,血肉模糊,麵目全非。她麵部的皮膚都被撕扯得翻捲起來,露出肌膚下紅色的血肉,鮮血還在從她的臉上、脖子上不斷地往外冒。她的脖子上有一道非常深的傷口,就像是被利爪狠狠地抓過似的,這一抓幾乎抓斷了她纖細的脖子。

“小槿!小槿……”羅景的叫聲迴響在漆黑一團的館內,聽起來幾乎是撕心裂肺的。程啟思抓住他的肩膀一陣猛搖,大聲地說:“你怎麼知道是她?叫什麼?”

鐘辰軒碰了一下程啟思,低聲地說:“看她的手上。”

程啟思的眼光緩緩下移,移到了那具女屍的手上。女屍的左手裡,握著一樣東西,在手電微弱的光線下閃閃發亮。那是黃金的光澤,明亮而閃耀。程啟思失聲叫了出來:“黃金之眼?!”

黃金之眼是他們當年在伊朗的時候見到的東西,也是傳說中打到居魯士大帝的墓室的鑰匙。那是一個人頭鳥身的黃金打造的飾物,鑲嵌著一顆很大的深藍色的寶石。然而讓人啼笑皆非的是,這黃

金之眼實質上應該發揮的作用,卻毀在了程啟思和羅景的手上。因為,不知道是出於怎樣的命運的安排,黃金之眼流落到了羅景家裡。羅景的母親,也就是程啟思的表姨媽,在一次旅遊裡得到了這黃金之眼(她最大的愛好就是在旅遊途中收集各式各樣不值錢的紀念品,羅景屢次勸她仍然毫不見效,作為考古學家的羅景,最恨的自然就是仿製品),然後就扔到了自己的首飾盒裡。年幼的程啟思和羅景,也根本不會知道這黃金之眼的重要性。

他們從黃金之眼上刮掉了薄薄的一層金子,但再也想不到的是,他們刮掉的是一層永遠找不回來的東西。黃金之眼雖然是件貴重的文物,但再貴重也貴重不過上麵刻著的古波斯文字。那些文字,纔是真正的打開居魯士大帝之墓的鑰匙。

羅景是個稱職的考古學者,也以自己的職業為榮。他的研究方向,也正是古波斯,他也是學術界少數的幾個能夠譯讀某些古波斯文字的學者。但命運偏偏就是要捉弄人,羅景一直致力於居魯士大帝的墓地的研究,但關鍵的鑰匙卻毀在了自己手裡。

“黃金之眼不是在你那裡嗎?!”程啟思對著羅景叫,羅景臉色煞白,搖搖欲墜,就像冇聽到他的話似的。鐘辰軒推開了程啟思,責怪地瞪著他。

“羅景快昏倒了。你覺得現在是追究這些的時候嗎?”

程啟思用力地在厚厚的玻璃上砸了一拳,拳頭被砸得生疼。這玻璃與防彈玻璃無異,怎麼也砸不開的。鐘辰軒說:“門在後麵,我們繞過去。”

他扶著羅景到了牆邊,讓他靠在牆上。羅景兩眼直直地瞪著前方,嘴裡喃喃地重複著兩個字。

小槿,小槿。

程啟思突然地覺得心裡被刺了一下。他開始理解安瑤,或者安然。她們明知道自己所愛的男人可能會殺死自己,仍然無怨無悔。羅景難道不是一樣麼?明知道自己所愛的女人隻是個美麗的幻影,骨子裡是冷血殘忍的,他也一樣愛得義無反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