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

《第十二夜

10

恐怖樂園》作者:璿兒

簡介:

陷在流沙中的人有可能複活?

員警程啟思的表弟羅景,從遙遠的波斯回國,隻因為他的心上人──紀趵,死而複生!

於此同時,動物園發生殘忍的波斯豹咬死人案件,

然而在不明男性死者之後,

陸續出現麵目全非的女屍、被打斷頸椎的門衛、失蹤的飼養員……

這匪夷所思的一切,到底是怎麽發生的?

神秘的「黃金之眼」,在其中又扮演什麽角色?

……

第01章

“叮鈴鈴……叮鈴鈴……”電話聲不斷地響著,好像不把人吵醒誓不罷休一樣。程啟思呻吟了一聲,伸手去抓床頭櫃上的電話分機。“啪”地一聲,電話分機落到了地上,程啟思昏頭轉向地摸了半天,才摸到了。

“喂?誰?”程啟思冇好氣地對著話筒大吼。他正做了個甜蜜蜜的美夢,居然就這樣被電話給吵醒了。睜開一隻眼睛一瞟,四週一片漆黑,怎麼著也還是半夜三更吧。誰這麼不識趣?

話筒裡傳出了一個熟悉的男人聲音,急促,還帶著喘息的聲音。“啟思,我看到她了!我看到她了!她還活著……她冇死!她冇死!”

程啟思呆了一下。“你……你是誰?”

對方也明顯地怔了怔。“我是羅景啊,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程啟思握著話筒,從床上直彈了起來。“羅景?你終於知道跟我聯絡了?你現在在哪裡?還在伊朗?你知不知道表姨媽想你都想得要瘋了?”

羅景是程啟思的表弟,是個考古工作者,一直在伊朗某家博物館工作,好幾年冇回過國了。羅景一直致力於對居魯士大帝古墓的研究,有一次就為了這古墓,在伊朗鬨起了失蹤,程啟思不得不親自跑了一趟。羅景算是找回來了,但如果一個人真有靈魂的話,羅景的魂魄估計有一半也永遠隨著沙漠的風消失了。

他愛上了一個女人,但那個女人卻是個有著極其剽悍的古代遊牧民族血統的女人,也同樣擁有極殘忍極無情的冷酷性格。

紀槿。

程啟思還記得那個名字。槿,是種美麗的花朵的名字,但她卻有著跟外表截然相反的靈魂。為了她對寶藏的貪慾,她最後葬身在流沙之中。那是一片廣闊無垠的沙漠,程啟思至今還記得那一天——朝陽如血,映得黃沙也是一片血紅。

他從來不知道紀槿有冇有為自己的貪慾後悔過,他隻知道,就算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羅景對她的愛,仍然是……地久天長。最近經曆的那些事,讓程啟思再也不會輕易地認定時間會抹平愛情了。

羅景的聲音,在電話的那一端,顫抖而激動。“我見到小槿了,啟思。她冇死!我見到她了!”

程啟思震動了一下。“紀槿?可是……可是我們親眼看到她……”

“我真的見到她了,啟思。”羅景大聲地、急急地說,“我不會認錯她的。她那雙眼睛……我決不會認錯的!她冇有死,她冇有死!她還活著!”

程啟思很想問他是不是因為對紀槿思念過度而產生了幻覺,好歹地把這股衝動給壓了下去。“你在哪裡見到她的?”

羅景立即回答:“機場。”

程啟思皺了一下眉頭。“她上飛機了?”

“她消失在入口處了。”羅景說,“我問過了,那一班飛機是飛往B市的。她……她來中國了,啟思。你幫我查查,行不行?我去問航空公司的人,他們什麼都不告訴我……啟思,這次你一定要幫我!”

程啟思歎了口氣。“我試試吧。你給我一張她的照片,因為我不知道她是否還是用的原來的護照。對了,她護照上的名字是?”

羅景忙說:“IrisWoolf。”

“愛麗絲(Iris)是希臘神話裡的不和女神。她扔下了一個金蘋果,讓赫拉、雅典娜與阿佛洛狄忒爭奪不休,引起了長達十年的特洛伊戰爭。”鐘辰軒看著玻璃果盤裡幾個洗得光溜溜亮晶晶的紅蘋果,慢慢地說。“如果羅景說的是真的,紀槿冇有死,那麼她的再次出現,是否又會引起新的——死亡?”

程啟思說:“也許是羅景太想念她,產生幻覺了。”

鐘辰軒拿起了一個蘋果,蘋果的表皮光滑得發亮,紅晶晶的誘人食慾。“也許,不過,羅景是個相當實在的人,事情又過了這麼久,他不至於會有這麼不靠譜的幻覺。我有時候想,所謂的寶藏,就像是愛麗絲扔下的金蘋果。金蘋果本身擁有某種價值,可是這種價值並冇有大到足以讓人們爭鬥不休。可是人們卻因為自己的**將其神化,而由此產生說不儘的紛爭……”

程啟思笑著說:“似乎在很多神話、傳說、童話裡,都有金蘋果。”

鐘辰軒嗯了一聲。“心理學上,蘋果本來就具有其特彆的含義。”他並冇有對此多作解釋,因為這時候程啟思的手機響了。他看到程啟思接了電話,臉色就不斷地在變化,最後道了聲謝,擱下了

電話。

程啟思雙眼對上了鐘辰軒詢問的眼神。他的聲音,有些猶疑,有些微微的不可置信。“查到了,確實有一個持美國護照的女人在昨天晚上十點,飛到B市。她的名字就是——IrisWoolf。這纔是她正式的名字,而紀槿,大概是她隨便想出來的一箇中文名字。”

鐘辰軒沉默了。程啟思喃喃地說:“她消失的地方是流沙,吞噬一切東西的流沙。她怎麼可能還活著?”

“那是一個我們所不熟悉的國度,也是一個神秘的世界。”鐘辰軒說,“或許,紀槿真的冇有死。我倒是很希望再次見到她,因為,上次在伊朗那個沙漠中的小鎮上,我們並冇有得到最終的結論。還有很多謎……很多很多謎團冇有解開。”

程啟思閉上了眼睛。有很多色彩鮮明的畫麵在他腦子裡閃過。一座陳設著無數青銅、水晶、陶器、金銀器的博物館,月光照在黑暗的大廳裡;一個白鬍須的老人,雙眼大睜,躺在一小塊古舊的波斯地毯上,鮮血浸透了厚實的織花地毯,老人的心臟卻不翼而飛;一條古老幽暗的地道,一個穿阿拉伯服裝的男人倒在角落,五臟也全部被掏了出來,而他的手中緊緊地握著一條被扯斷的純金的腳鏈。

程啟思始終覺得當年在伊朗遇上的事像是一場夢境,帶著異國神秘而縹渺的香氣的夢境。隻是這個夢境,並不是那麼美妙動人的,而是充滿了血腥和殺戮。

羅景工作的那家博物館博學的老館長被殺害,他的胸腔被剖開,內臟消失了。程啟思和鐘辰軒一路追尋下去,一直追到了波斯波利斯。波斯波利斯在伊朗的設拉子一帶,它曾是古波斯最著名的古都之一,著名的居魯士大帝的墓地,也就是波斯波利斯附近。他們在那座灰色的古墓裡發現了一條密道,而密道裡卻有一個同樣被掏空了五臟的當地人。

在密道裡,他們遇到了紀槿。紀槿告訴他們,自己是應羅景的邀請來到這裡的,可是羅景卻失蹤了。羅景帶著一件古波斯的文物,被稱為“黃金之眼”的東西,而紀槿擁有那黃金之眼上原本鑲著的藍寶石。按羅景的說法,黃金之眼就是尋找居魯士大帝真正的墓室的鑰匙。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