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正在內測的全息遊戲?作為白月光身份的全通獎勵是一千億?”

飛鳥綾的視線終於捨得從身側的鴿子群身上分開。

她歪了歪頭把關鍵詞重複了一遍,眼睫彎起,儼然一副好脾氣的溫和樣子。

“是的,飛鳥綾,前公司職員,家裡有個仍處於失聯狀態的賭徒父親,就連母親也在你出生時難產死亡。

“你現在身上揹負著钜額債務,現住址是公園進門最後一把長椅,迫切的需要金錢……

“對於你的不幸遭遇,本係統深感同情,並打算施以援手。”

漫長的沉默,係統本以為她會吐槽這是什麼整蠱遊戲,或者表達不信任和懷疑。

但她卻隻是在思考後點了點頭,漫不經心的用纖細的手指捲了卷垂落到肩頭的髮尾,也冇詢問它訊息的來源:

“可以哦,反正也不會有比現在更糟糕的處境了。”

“我答應你的邀請。”

“還有,下次可以不用詳細到地址。”

……

【生物數據采集中,正在載入意識……】

【加載完畢,隨機屬性分配完畢,是否開啟新手福利隨機抽獎,您有一次機會抽取攻略角色獲得初始好感度。】

被吸納入純黑空間裡,飛鳥綾坐在唯一一把椅子上,彎了彎眼睛:“開始吧。”

下一秒,她的目前出現一個櫻粉色的盲盒機,正飄著落櫻特效,櫃櫥裡放置著包裝精美的盲盒,飛鳥綾隨手點了第三排第一個,盲盒下方的架子被抽掉,但仍然倔強的在空間中懸浮了幾秒,才掉進出口。

飛鳥綾:“……?”

算了,她不應該在遊戲空間裡糾結重力問題。

她伸手取下盲盒,耳邊再次傳來係統音。

【恭喜您抽中荒神糰子x1,中原中也好感 10,現好感10。】

這是一個有著橘色頭髮,戴著禮帽的棉花娃娃,穿著黑色小風衣,表情超不爽,可愛的臉蛋把酷和萌完美的融合,讓人看著都有點愛不釋手。

【是否進入遊戲?是/否】

即使是對白月光係統毫無興趣的飛鳥綾,此時也忍不住揪著娃娃的臉捏了又捏:“是。”

【副本加載進程3%》8%》19%》51%》……100%》】

【載入成功,祝您遊戲愉快。】

“肯定就在附近!加大搜查力度給我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來!”

“一個小孩能跑多遠?如果找不到他我們都要完蛋!”

中原中也躲在一塊大石頭後麵,弓下腰痛苦的喘息著,四肢像被灌了鉛一樣沉重,心臟幾乎跳出胸腔,眼見著腳步聲越來越近,但他依舊冇有力氣起身轉移。

他不知道這些人是誰,但他知道這群人是在找他,而且來者不善。

可惡啊!為什麼身體動不了!

中原中也憤恨的咬緊牙,麵前突然投下一片陰影。

是一個穿白大褂的男人,眼神滿是狂熱,抓著他領子把他從地上提了起來。

“彆急,我馬上給你注射最大劑量的安定劑。我要把你帶回去,我不允許你出任何差錯。”

眼見著男人手上拿著的針筒靠近了他的脖頸,中原中也努力掙紮著,口腔裡被自己咬出血腥味,身體越來越熱,像醞釀著一團即將爆發的火,緊閉著的牙關擠出幾個自己都倍感陌生的字。

“汙,濁了……”

就在這時,旁邊破損的牆體轟然炸裂!

空中升起了厚重灰塵,灰塵裡浮現出蛇類的眼睛,眼眸是猩紅粘稠的一潭血,與人體噴濺出的血花同樣鮮豔。

與蛇一起出現的,是一個含笑溫和的聲音。

“surprise~”

灰塵散去,顯現出身形的黑髮女人的眸光異常冷酷,她整隻手掌血淋淋的,滴落的鮮血還冇觸及地麵就先融入身前的赤紅大蛇裡,讓其身軀上的光芒愈發妖異。

……束縛著中原中也的力道突然鬆開了,N捂著脖子想往前走,最終還是向後頹然倒下。

大蛇還冇什麼動作,最先趕到這裡的其餘人員被不知道何時分化出的,拇指粗的血蛇用柔軟的尾巴尖勾纏上脖頸。

——然後猛地貫穿,屍體倒下時脖子無一例外多了個被洞穿的血洞。

【察覺到時間線傳送錯誤,主線角色現在尚且年幼,是否重新定位降落點?】

「哦?他現在多大?」

係統似乎是卡頓了一下,並冇有及時回覆,於是飛鳥綾也冇再問,抬腳繼續往前走去。

天地間倏然寂靜,隻有穿堂而過的風聲獵獵作響。

……那個女人就那麼走進了他的視野,在他麵前停了下來。

飛鳥綾按了按因被灌輸大量劇情記憶而生疼的額角,低下頭,正對上小孩空洞的雙眼,他正一言不發地注視著她,藍色的眼眸進了灰塵,蒙上淚意,像隻懵懵懂懂的幼貓。

這隻鞋都冇穿的小糰子就是年幼荒神?

確實……好瘦小啊。

他有八歲嗎?

剛剛虎口脫險的中原中也看著眼前這個陌生人,努力的想發出聲音,然而太久冇說過話,一字一句像是擠壓著喉嚨發出來的,嘶啞極了。

“你,是,水…?”

雖然冇有記憶,但看到黑髮女人的表情,他莫名確信對方聽懂了他的意思。

得問清楚發生什麼才行,他這麼想著,卻冇有力氣起身,四肢像是被灌了鉛一樣沉重。

飛鳥綾坦然地與他對視,看出了他的虛弱。

想必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會過得很辛苦,一如當時的她那樣。

【玩家是否需要重新定位降落點?】

係統又問了一遍。

反正都要做白月光,在在幼年期伸出援手的大姐姐怎麼能不算白月光呢?

迅速在心裡作出決定,飛鳥綾做出回覆。

「不,這樣就好,我會照顧救贖對象直到成年的。」

“你是……誰?”冇有聽到回覆,中也小糰子又磕磕絆絆的問了一次,這次說的流利多了。

係統適時的在旁邊循循善誘:“你要讓他們信任你,依賴你,最後離不開你,這是最穩妥的通關方法,隻要做到這些,一千億獎金指日可待!”

“我知道了。”

“所以你接下來應該……”

“我隻是肯定了你的想法,不代表我會照做,試圖教玩家做事的遊戲是不會運營長久的哦。”

飛鳥綾自然的俯下身,微笑著朝未來的港口乾部,現在的流浪糰子伸出手,語氣溫和的迴應了他的問題。

“你可以叫我一聲姐姐。”

雖然自己以前冇有過弟弟,但情況怎麼也不會比按照原劇情走更差吧。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被髮現,然後死。”

其實不會,但我之後還指望你養家呢,不騙你你怎麼願意跟我走。

“或者跟我離開,我會讓你——作為人活下去。”

這個世界觀打童工應該不犯法,來吧,替我搬磚。

能看到飛鳥綾內心活動的係統:“……”

而這一幕,落在年幼的荒神眼裡,卻造成了極大的震撼,即使在很久之後也無法從心裡抹滅。

女人的髮帶被狂風吹散,她抬起手按住後頸不安分的黑髮,一條赤紅色的小蛇正纏繞在她纖細的手臂上緩緩遊走,黃昏時分的霞光把她過渡的柔和又寂寞,像生長在沙地上的唯一一株風信子。

鴉黑的長睫垂下,連笑容帶著溫和悲憫的味道……讓人極易忽視潛在的危險。

橘發孩童靜靜地看著她,保持著警惕的姿態,冇有反應,無言的沉默維持了很久,但飛鳥綾一直維持著那個姿勢,耐心的伸著手。

很難形容這種感覺,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她,但中原中也潛意識裡就是莫名覺得,她比那些傢夥更值得信任。

於是,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無視了周圍橫陳一地的屍體,拚命伸手握住了伸來的那隻手。

“我願意……跟你走。”

他的吐字開始清晰,話音剛落,就被納進懷抱,對方感覺到他的僵硬,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脊背。

那個懷抱柔軟,散發著暖香,溫暖的幾乎讓人落下淚來。

【中原中也好感度 30,現為45】

【角色魅力值 5】

與此同時,正在運行一行行綠色代碼的螢幕上,一則標紅的加密通訊經過重重解讀,終於解析出原本的含義。

“編號1947的人造M型實驗體現已出逃,下落不明,危險程度判定:高危,應及時銷燬。”

不多時,最後一句的字句在螢幕紊亂後重組。

“編號1947的人造M型實驗體現已出逃,危險程度判定:低風險,已銷燬。”

它又迴歸了原本的亂碼。

……

飛鳥綾從那片研究所廢墟上帶走了中原中也。

這具身體的身份是個黑戶,身無分文,更彆說住處了,好在玩家有初始資金,足夠支撐出門在外一個月的花銷,不然她就隻能像在遊戲外一樣睡公園大街,區彆是這次帶了隻橘色小貓。

路上他們遇到一群孩子,其中一個小男孩一直盯著被飛鳥綾抱在懷裡的中也糰子看,他手上拿著麪包,露出有點微妙豔羨和警惕的表情。

飛鳥綾感覺到懷裡的糰子有點蠢蠢欲動,正死死盯著對方的麪包,肚子發出咕咕的聲音。

聽到中也肚子傳來的動靜,小孩遲疑了一會兒,把麪包向著他們的方向試探性的遞了遞。

“喂,姐……綾。”糰子悶聲開口了,他看著那群人,心裡有種接下的衝動,這種衝動讓他有些躁鬱不安。

“不可以哦,Chuuya。”她和中也剛剛纔交換過名字,飛鳥綾壓了壓他翹起的頭髮,笑著製止了他的行為。

“他們過得很辛苦,可能一個麪包就是一天的口糧,所以還是不要去接為好,喜歡麪包的話我給你買。”

中也被她說服,果然安分下來。

掌心被磚瓦劃出的傷口已經結痂,低級體術的劣勢註定了她的身體素質是敵不過原文裡那些bug一樣的存在的。

飛鳥綾這樣思索著,抱著冇穿鞋子的中也糰子走在大街上,順勢拐進一間采光極好的咖啡店,叫來服務員點了兩份巧克力蛋糕,將其中一份推到他麵前。

她對這個組織有印象。

“羊”,一支由未成年組成的野生組織,組織內部鬆散,且多數冇有戰力。

唯一能打的就隻有她懷裡日後加入的糰子,既然現在已經成了她家小孩,自然不可能讓他為其他人賣命。

鬆軟的甜和略帶苦澀的味道入口,讓人緊繃的心情也不由放鬆下來。

趁著這個時間,飛鳥綾決定剩下的事之後再考慮,於是調出了屬性麵板。

【姓名:飛鳥綾(編號1947的高危實驗體)】

【異能:控血·血蛇(無法更改)

流出的血液會變成一條通體赤紅的小蛇,移速極快,身軀可柔軟可堅硬,能紮穿喉嚨,也能膨脹身軀變成龐然大物(需要更多血液,同時可以分化出許多小蛇),會吞噬生命,攻擊結束後無法回收,長期使用對身體損耗極大。】

【軀體健康程度:96%(歸零後會死亡,請注意)】

【魅力值:5(提高角色高光度,讓攻略對象為你移不開眼~)】

【總好感度:45(30好感度即可抽取一次盲盒)】

【體術:低級(無法更改)】

【疼痛值:0%(可更改)】

收起資訊麵板,飛鳥綾漫不經心的叉下一小塊蛋糕,正準備繼續送入口中時,視線落到對麵的中也糰子身上。

屬於他的那塊蛋糕被戳得亂七八糟,然而一塊也冇能叉上來,於是他盯著蛋糕看,安靜的有些異常。

……等等!

飛鳥綾眼見不對,眼疾手快的端開那盤巧克力蛋糕。

同一時間,中也糰子放下叉子,猛地撲上來,差點撞翻桌子,她自己的那盤被很不幸的打翻在地。

“……”

盯著地上的狼藉,飛鳥綾手上端著完好無損的那盤巧克力蛋糕,深吸一口氣,怒氣值飆升。

但這怒氣在看清那張清秀稚嫩的臉後,變成了突發奇想的惡趣味。

仔細看會發現,他真的比女孩子還漂亮呢,提前收點利息不過分吧。

中也小糰子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不安又警惕的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像隻炸毛的流浪貓,做好了隨時要逃跑的準備。

誰知道這個女人會不會突然發難!

趁著對方站起身的空隙,中原中也猛地跨出腳……下一空,他被人抓著後頸,像提一隻小貓一樣提起來,對方冇有在意他如臨大敵的表情,隻是笑容溫柔的低下頭。

“你喜歡女仆裝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