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新聞|產業] 大型企業儲存廠商面臨市場寒冬

大部份的儲存系統大型製造商在將要過去的 2016 年都不太好過;不過,這究竟只是另一個寒冬,還是根本就是冰河期的開始?春天還會不會來呢?在即將步入 2017 年的這個時候,這些儲存廠商的心裡只怕是五味雜陳吧! 根據最新的 IDC 全球企業儲存系統追蹤季報 (IDC World...

2016年10月23日

[企業儲存觀察室] 軟體自定義?

「軟體定義」(Software Defined) 這些年在 IT 產業裡雖然稱不上是「顯學」,但毫無疑問的,相較於其它的技術名詞,軟體定義是更容易擷取觀眾目光的。於是一時之間洛陽紙貴,彷彿不談「軟體定義」就不夠先進,如果你談是「硬體定義」的,那只怕更會被嗤之以鼻,完全就 low 了。先前筆者的這篇「軟體定義了什麼?」大致上就是筆者對於「軟體定義」的看法。

最近,讀完來自創新拿鐵 (Start Up Latte) 的這篇「軟體是未來?Google 逆勢操作重回硬體戰場的 3 大原因」文章之後,倒是給了我們一個對「軟體定義」更深入思考的機會。


如果以軟體見長的 Google,在消費市場上都要重新思考硬體所帶來的價值,在企業的資料中心裡,我們真的可以完全達成「軟體」來「定義」所有的基礎設施嗎?還是,這只是一個傳說呢?


歷史故事一,當年企業 IT 領域的三大 Unix 伺服器製造商:HP、IBM 與 Sun Microsystems,都曾經具備 RISC 處理器的研發與製造能力,藉由軟體(作業系統)與硬體(處理器)的完美結合,提供最佳化的效能與特異的性能,在某一段時間裡,這三家廠商佔據了企業中大型伺服器的絕大部份的市場。

之後 Wintel 與 Linux 雖然逐漸的佔領市場,但不是因為它們比 Unix 表現得更出色,而是因為高性價比與低維護成本。從技術上來說,不論是 Linux、Windows 或 Hypervisor,它們與 Intel 的處理器從來都沒有達成過效能的最佳化,因為軟體與硬體並不是來自於同一家公司,它們是無法為達成同一個目的而各自修改設計相互配合。

但我們有聽到過「軟體定義主機」這種說法?抑或是 H、I、S 三家公司的 Unix 伺服器我們可以稱它們為「硬體定義主機」嗎?

歷史故事二,Apple 公司的創辦人 Steve Jobs 基於以往授權 Mac OS 效果不佳的經驗,後來便一直堅持軟體(作業系統)與硬體(行動裝置或個人電腦)都必須要掌握在 Apple 自己的手中,這不僅是為了要創造出最佳的用戶體驗,也是為了要建立競爭者所難以突破的生態系統。而今,這個整合也擴及到了行動裝置的處理器之上,這與前文所提到的 HIS 三家公司當年的做法如出一轍,就是為了達成軟體與硬體間的最佳化。

Apple 具備了軟硬整合的優勢,也是前文所提到為何如今 Google 也要逆勢重新找回硬體(行動裝置)掌控權的主要原因,除了文章中所稱的三個商業利益的原因外,讓軟硬之間達成最佳化以提昇用戶使用經驗,應該也是原因之一。再次,我們有聽過「軟體定義手機(行動裝置)」這樣的說法嗎?

通用型硬體 (Commodity Hardware) 對企業最大的優勢就是低成本,這也是目前市場上大部份軟體定義產品的最大賣點:「不需要價格高昂的專用硬體就可以達成某些以往要專用硬體才能做到的功能」。
然而,在軟體定義被喊得震天價響之前,負責任的軟體(或者硬體)產品,都有所謂的相容性表列 (Compatibility List) 或是支援矩陣 (Support Matrix),為的就是要保證軟硬體可以共同運作,退一萬步說,就算不要管有沒有達到最佳化,至少要能運作吧!

從這個角度看,「通用硬體」或許根本就只是個傳說吧!硬體真的不重要嗎?想想 Tesla 的電動車吧,你或許可以將其稱之為「軟體定義」電動車,但你可以想像在「通用汽車硬體」上運行 Tesla 的智慧汽車軟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