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新聞|產業] 大型企業儲存廠商面臨市場寒冬

大部份的儲存系統大型製造商在將要過去的 2016 年都不太好過;不過,這究竟只是另一個寒冬,還是根本就是冰河期的開始?春天還會不會來呢?在即將步入 2017 年的這個時候,這些儲存廠商的心裡只怕是五味雜陳吧! 根據最新的 IDC 全球企業儲存系統追蹤季報 (IDC World...

2015年10月14日

[企業儲存觀察室] DELL 併購 EMC 之後?

在談論正題之前,先來說一些題外話。老實說,近一個月來,我真的很忙,忙於出差、忙於專案,尤其是在年末的這一季。有許多牽涉到預算執行的案子要在這一季結掉,因此,真的很忙。手上有一些寫了一半的文章也根本沒空把它們寫完,所以,開了一整個月的天窗,網站的流灠人數直直落。但這也是沒法兒的事,拿人錢財總要幫人辦事嘛!

至於這椿號稱史上金額最大的併購案,是應該要做些評論的,不過說實話,除了金額大之外,在財務之外的意義,其實並不多!

上週末假期間傳出的併購消息,我的看法與網路上的一般看法是一致的:「謠傳成份居多!」原因很簡單,Dell 在 2013 年以 294 億美金的價格完成下市,當時還舉債 120 億美金。這兩年成績不算差,所以合理的市值頂多在 320 億美金上下,還有那不知道有沒有還掉的債務。EMC 當前的市值約 536 億美金,再加上 EMC 持有的 VMware 有 323 億美金的市值,兩者相加約 850 億美金的市值,Dell 如何併購?

當然以現今市場資金泛濫的程度,如果能夠創造出足夠的「本夢比」,是不愁借不到錢的,於是昨天我們就看到了 Michael Dell 先生果然就為 Dell + EMC 創造出了不小的本夢比。而且還用 670 億美金就便宜買到了 EMC + VMware,如果不是有很大的(財務)壓力,腦袋正常的人應該不會用這個價格賣出。至於 EMC 的經營團隊有哪些財務壓力,讀者可以參考這篇「當公司治理成為政治秀」。

如果我們回頭看 IT 史上的併購案,像這種「以小吃大」的併購還真是聞所未聞。在此之前,IT 業最大、科技業第 2 大,2002 年 HP 以 186 億美金併購 Compaq,當年兩家公司的市值分別為 324 億與 239 億美金。IT 業第 3 大、科技業第 4 大,2004 年 Symantec 以 135 億美金併購 Veritas,當年兩家公司的市值分別為 173 億與 118 億美金,今 (2015) 年 8 月 Symantec 將 Veritas 以 80 億美金賣給私募基金凱雷集團。以上這些買賣的價格與買賣雙方的身價,看起來合理多了。

暫時拋開這些財務與政治上的背景,純粹就 Dell 與 EMC 兩家公司的產品線來看,(VMware 雖然一起被賣給了 Dell,但仍然保持是一家獨立的上市公司,所以「預期」「短期」內會跟被 EMC 擁有時的情形一樣。)除了 EMC 的高階儲存 VMAX 與全快閃儲存 XtermIO,與 Dell 的伺服器是兩家公司互相都打不到的產品之外,其餘各層級的儲存產品與軟體,儘管存在著一些產品空隙,但或多或少的重疊性存在度是高的。

一般的看法都認為 EMC 的產品質量是優於 Dell 的,但這正是兩家公司存在的一個基本差異,儘管 Dell 還是口口聲聲他們服務的是企業客戶,但這並不代他們擁有「企業級」的產品和服務。而 EMC 擁有的正是被歸類為「企業級」的產品,他們所提供的也是客戶所要求的就是「企業級」的服務,這正是 Dell 欠缺的部份,也是 Dell 併購 EMC 後最希望獲得的部份,而這也正是最困難的部份。

發展高水準的企業級技術,與提供高品質的企業級服務,能不能在併購之後繼續存在於習慣以低價、移動盒子 (Box Moving) 為主要業務經營方式的 Dell,才是真正的觀察重點。

長年觀察產業的經驗告訴我,每一椿併購所標榜的:

  • 「1+1〉2」(這有個專業用語叫綜效 Synergy),從來沒發生過!唯一的綜效就是砍掉完全重覆的後勤人員。
  • 「兩家公司合併後預估可以增加 30% 的營業額」,沒有減少 30% 就算不錯了,大部份的例子裡根本都達不到兩家公司原本營業額的加總數字。
  • 「所有重要的人才都會被留下來」,難道離開的人裡面就沒有人才?被留下來的人才又會留多久?

市場的風向正在改變。包括 Dell 與 EMC 在內的這些大型 IT「軍火供應商」的角色正面臨著艱困的挑戰,他們所賴以成長的伺服器和儲存系統正在勢微中,並不是市場不再需要軍火,而是需要不一樣的軍火,這跟現代戰爭的演變有幾分類似。

你無法用傳統的武器去打一場未來的戰爭。雖然他們很努力,但我看不出兩家合起來更大的軍火商,能提供市場什麼樣未來戰場所需要的武器,讓公司更大更難倒應該不是解虊。

最後一點,如果在這椿併購案裡有什麼人是贏家的話,我擔保一定不會是他們的企業用戶。理由?在這一篇我寫於 2010 年「IT 廠商併購頻傳,對客戶真的有利?」的舊文章裡,有我詳細的看法。有這種看法的相信不是只有我一人,富比士的一篇網路評論文章「Dell’s $67 Billion EMC Buy: Winners and Losers」,就直言這椿併購案最大的輸家是:EMC 的員工,以及合併後公司的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