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新聞|產業] 大型企業儲存廠商面臨市場寒冬

大部份的儲存系統大型製造商在將要過去的 2016 年都不太好過;不過,這究竟只是另一個寒冬,還是根本就是冰河期的開始?春天還會不會來呢?在即將步入 2017 年的這個時候,這些儲存廠商的心裡只怕是五味雜陳吧! 根據最新的 IDC 全球企業儲存系統追蹤季報 (IDC World...

2015年6月16日

[企業儲存觀察室] Does IT Really Matter?

Does IT matter? 直白的翻譯就是「這有很重要嗎?」在這裡,第二個字是一個重要的雙關語。

2003 年時,美國的媒體曾經有過一場關於企業 IT 未來的論戰。起因於時任哈佛商業評論 (Havard Business Review) 主編 Nicholas G. Carr 所寫的一篇文章「IT 沒有明天」(IT Doesn’t Matter);之後,Carr 又寫了一本名為「IT 有什麼明天?」(Does IT Matter?) 的書,做為前一篇文章的補充。Carr 直指 IT 將與早先類似的基礎科技,如鐵路或電力一樣,不斷地由獲利型專利資源,演變成為單純的業務成本(早期的工廠還曾經出現迥「電力長」一職)。

十年過去了,今日的企業 IT 雖然還不至於像 Carr 所說的「無關輕重」, 但 IT 未來的路,是繼續成為企業不可或缺、甚至是企業所賴以獲利的重要基石?抑或是逐漸平庸化,成為無關重要的小卒?這將全掌握在 IT 人自己的手裡!

天下雜誌 573 期(2015 年 5 月27 日出刋)裡談到中國開放自貿區首波核準准的外商銀行中沒有台資銀行,並不是中國不讓台灣做,而是「沒有一家台資銀行符合中國人民銀行高規格的電腦與業務系統。」其實就是一個值得討論的現象。

台灣銀行的金融業務與 IT 應用系統其實是領先中國的,然而就我自己的觀察,在資料/儲存系統的異地備援架構上,中國銀行裡常見的兩地三中心(同城同步,異地異步)備援架構,台灣銀行確實普遍落後於中國的同業。就記憶所及,「應該」沒有任何一家台灣銀行有建立這等規格的備援架構;而這其實無關於技術,講得好聽點是經濟效益的考量,講得難聽點就是不想多花錢。

資料參考來源:IBM

我當然同意是否要建立這等規格的異地備援架構,需要考量企業的市場規模與成本因素,也或許大部份的銀行認為台灣的地理環境不需要兩地三中心的架構(其實是金管會只規定要銀行要有備援中心,但沒規定要幾個。)然而如果從業務拓展的角度來看,台灣的銀行沒有兩地三中心的維運經驗,要如何去打亞洲盃進入區域市場?因為這種更複雜的異地備援架構的維運,需要時間學習與增加經驗,這不光只是定期的異地備援演練就行了!

令人憂心的是金融業己經可算是台灣最捨得投資在 IT 的產業了,全台灣幾乎沒有一家銀行是沒有災備中心的,也幾乎都有定時做災備演練的(這當然要歸功於金管會的要求。)那就更不要提其它產業了,大部份的製造業(不論是高科技或低科技)可能連備援中心都不存在;更多的甚至連個像樣的機房都沒有。

我最近接觸的一家台灣主要代工廠之一,才剛建立了兩地三中心的備援架構,儘管異地備援中心並不夠遠,不算符合備援中心的標準,但至少也算是三中心的架構。不過這並不是公司管理高層多有遠見的主動規劃,而是在 OEM 客戶的要求下所做的必要投資,簡單說就是「你沒有這種備援架構,就不要接我的單!」

因此我們可以明顯的看到台灣的企業從來就不是以戰略的角度來看 IT 的投資,更大的驅動力反而是來自像金管會或 OEM 客戶的外部力量。「沒有規定、沒有要求,我就不做!」在這種情況下,筆者對於國內產業「生產力(工業) 4.0」或是智慧製造的前景,實在是不看好!

回到本文的主題,Does IT Matter? IT 對於企業當然重要,我認為在短期(至少十年)內,IT 還不至於成為像電力系統般的業務成本,因為與電力不同的是 IT 掌握著「資料」,資料可以轉變「資訊」,然後產生新的價值。不過企業 IT 仍否成為如此的角色,不僅在於 IT 人的做為,也考驗著台灣企業的管理高層,是否能以更高層次的戰略眼光,來定位 IT 成為支援業務拓展的重要基礎架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