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新聞|產業] 大型企業儲存廠商面臨市場寒冬

大部份的儲存系統大型製造商在將要過去的 2016 年都不太好過;不過,這究竟只是另一個寒冬,還是根本就是冰河期的開始?春天還會不會來呢?在即將步入 2017 年的這個時候,這些儲存廠商的心裡只怕是五味雜陳吧! 根據最新的 IDC 全球企業儲存系統追蹤季報 (IDC World...

2013年11月13日

[企業儲存觀察室] 大資料有多大?(下)

本文上接 大資料有多大?(上)

MGI 在報告中也對想要獲得巨量資料潛在力量的組織與企業,提出幾個必須要關注的議題:

資料策略:包括(但不侷限於)資料的穩私性、安全性、智財權、與義務等,因為有大量的資料在組織或企業中來來去去,因此這類的議題將會持續的增加。個人資料的穩私性是一個議題,它的重要性對於消費者會隨著巨量資料的價值而更為明顯。個人健康與財務記錄可以協助找出正確的治療方式或最合適的金融商品,但這些都是消費者視為敏感的資料,個人與組織必須就穩私與實用間做出權衡。

另一個緊密關連的考量就是資料安全,如何保護相對敏感資料的隱私性,這不僅是針對個人消費資料,也包括公司的資訊,甚至是國家安全的機密資料;因此針對資料安全的技術或工具,就是必要的。資料相對於其它的資產有其特殊性,「誰」能擁有資料?有哪些權力?如何定義「正當」使用資料?誰應該為不當使用資料所造成的後果負責?這些與法律相關的問題都必須要釐清。

技術和技巧:為了從巨量資料獲得價值,組織與企業將必須部署新的技術,如儲存、運算、和分析軟體,以及新的技巧,如新類型的分析;與舊系統間的相容性與整合,更複雜的分析可以從巨量資料中產生價值,這些都是新的挑戰。新問題和不斷成長的運算能力將推動新分析技術的發展,在技術與技巧上持續的創新,將會幫助個人和組織整合、分析、洞察、和使用巨量資料。

組織變革與人才:大部份的組織領導人缺乏對巨量資料價值的理解,因此也無法做出必要的改變。人才也是另外一個問題;大部份巨量資料所需要的人才並不存在於目前的組織或企業中,根據 MGI 的估計,到 2018 年,全美國對於巨量資料所需要的深入分析人才,有 50~60% 的供應缺口。

另外,許多組織目前並沒結構化的工作流程與奬勵方式,可以有效地利用巨量資料來做出更好的決策,並且採取更明智的行動。

對資料的存取:要能夠啟動變革,企業將會越來越需要整合來自多個資料來源的資訊,在某些情況下,組織或企業可以購買這些資料來源。然而,在其它的情況下,要能夠獲得第三方的資料來源並不是那麼直接的,這些資料來源可能並不打算分享資料。有些時候,從經濟的角度是無法激勵資料利益相關者分享資料的,有些資料利益相關者會視資料為一個關鍵的競爭優勢,這個時候其它的資料利益相關者必須要想方設法提供令人信服的價值主張,來獲得具有價值的資料。

產業結構:相對缺乏競爭強度和效能透明的產業,以及產業利潤高度集中的產業,在充份利用巨量資料的好處上,可能會較為緩慢。例如,在公共部門,往往是缺乏競爭壓力的,也限制了效率和生產力,因此,就會比其它行業在獲取巨量資料潛在價值上,面臨更加困難的障礙。醫療保健產業是另一個例子,產業的結構影響從巨量資料獲取價值的難易度。這個產業不僅缺乏成本與數量的效能透明度,也是一個讓各種利益關係者從巨量資料獲取價值糾結不清的產業結構。

組織領導者和政策制定者將必須要考慮產業結構在巨量資料時代將如何演變。

最後,在 MGI 的這份研究報告之外,我們要理解巨量資料時代正在演變、正在發生,與以往任何一項技術一樣,它不會在某一天、某一年來到;就像 MGI 的這份兩年前的研究報告,在兩年後看來,其實環境的改變不大。但這是一個方向,速度會越來越快,一旦它真的來臨,終將會影響我們每一個人,不只是 IT 而已!

至於目前的狀況,我覺得網路上分享的這段話最為寫實:

Big data is like teenage sex: everyone talks about it, nobody knows how to do it, everyone thinks everyone else is doing it, so everyone claims they are doing it...
多數人看巨量資料就像是青少年看性愛一樣:每個人都在談論它,但其實沒有人知道該如何做,但因為每個人都覺得大家都在做,所以每個人都說自己有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