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新聞|產業] 大型企業儲存廠商面臨市場寒冬

大部份的儲存系統大型製造商在將要過去的 2016 年都不太好過;不過,這究竟只是另一個寒冬,還是根本就是冰河期的開始?春天還會不會來呢?在即將步入 2017 年的這個時候,這些儲存廠商的心裡只怕是五味雜陳吧! 根據最新的 IDC 全球企業儲存系統追蹤季報 (IDC World...

2009年1月1日

[企業儲存觀察室] 2009 年的儲存趨勢

2009 年剛到,網路上迫不及待的「檢討過去,策勵未來」的討論紛紛出籠,現在是可以斷定 2008 年成績的時候,但是要預測 2009 年,好像稍微危險了一點!雖然台灣號稱是 IT 大國,但不可諱言的,在很多實現的技術面上,像是筆者所熟悉的企業級儲存上,仍然是要依賴國外技術(或者說被國外牽著鼻子走)。

不論如何,我們還是來看一看這些趨勢,它們型塑了 2008 年的儲存世界,在 2009 年它們將如何演變?以及這些趨勢在國內市場發展的機會。

在 2008 年開始的時候,資料去重複化 (Data De-duplication) ,雲端運算 (Cloud Computing) 這兩個技術正在興起,而固態磁碟 (SSD, Solid-State Disk) 則是企業級儲存陣列的一個白日夢而以。但是到了年底,我們已經很難找到一家儲存廠商沒有在強力推銷這些技術,如果不是三種都推,至少也會推其中的一種。


在 2008 年,經濟情勢對於儲存也是一個大問題,就像它對於這個世界其他的一切的影響一樣;唯一和數位資料成長數字一樣快的,是負面的經濟消息,像是紓困,裁員,和削減支出等。

2008 年也被認為是連接技術轉型的一年,如 8 Gb 的光纖通道和乙太網路光纖通道 (FCoE, Fibre Channel over Ethernet);儘管在這些方面不斷有動作,但一般來說它們尚處於過度期的初級階段。

資料去重複化
在 2008 年,當 EMC,惠普(HP),IBM 和 NetApp 等公司紛紛把資料去重複化技術加入到它們資料備份的產品中,戴爾公司(DELL)還說它將會延續到 2009 年初時,資料去重複化這項技術就成了 2008 年最火熱的技術了;這項技術也成了企業在尋求改善資料備份時,一個主要的優先採購順序。

資料去重複化的先驅公司 Data Domain 乘著在 2007 年股票公開發行幾個月後,他們的資料去重複化設備也開始獲利之時,在面臨經濟衰退時仍然調高了他們的銷售預期。

同時,NetApp 和新創的 Storwize 公司和 Ocarina 網路公司表示,資料去重複化和壓縮可以在某些類型的主要存儲上運作。由於資料去重複化對於主要廠商來說仍然算是新的技術,所以我們可以預期它們在 2009 年儲存產品的銷售上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雖然某些使用資料去重複化的廠商認為 2009 年會有更多的資料中心採用這項技術,但是由於這項新技術的實行細節是較為難懂的,對於大型資料中心來說,他們不願意採用一個不成熟的技術,所以他們會等待更長的時間才可能採用這個技術。

資料去重複化從資料備份快速的擴張到資料歸檔,但除了 NetApp 外,還沒有其他的大型儲存廠商有把資料去重複化應用在主要儲存上。

大部份提供資料去重複化技術的廠商都不會提的是,資料去重複化是一連串的資料搜尋與演算過程,找出重複的資料區塊,刪除,並且記錄,這整個過程是高度的運算集中,需要極大的運算資源,設計不當的資料去重複化架構,反而可能延遲資料備份與歸檔的過程。當要回復這些資料時,又是另外一番的運算過程。

另外一個值得討論的是,資料去重複化本質上是一個資料破壞的過程,它和資料備份要求保存資料原始狀態的本質是背道而馳的,這就是為什麼大部份的資料去重複化產品都是與資料備份方案合併考量,這會減少使用者未來在維運上會面對的問題,也因為這樣,大部份的使用者會以更長的時間等待時機成熟。

成本也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在久遠的年代之前,由於主機上磁碟儲存空間的昂貴,把資料欄位進行壓縮是一個被普遍使用的方法;曾幾何時,當磁碟空間變得便宜後,節省磁碟空間好像並不是那麼必要。如果,採用一套資料去重複化的方案其建置成本高於儲存空間增加的成本,那麼這樣的 C/P 值是否會吸引企業投入資料去重複化?

雖然從節省地球資源的角度,減少重複性的資料,減少對儲存空間的需求,也會降低碳排放;但是,如何避免不斷產生重複性的資料是不是企業更應該要做的呢?不斷的產生重複性的資料,再使用資料去重複化方案,聽起來好像有點怪!

企業級儲存開始慮使用固態磁碟
當 2008 年初 EMC 公司表示,它將在 Symmetrix 企業級儲存陣列上提供固態磁碟時,引來市場上的一陣質疑;但最終是,所有其他的儲存廠商都跳上了這股潮流,計劃把固態磁碟加入到他們的產品線,與磁碟製造商合作開發固態磁碟。但是在固態磁碟的定價,和可靠性仍留有諸多問題,雖然在這些方面有了一些進展。

以快閃記憶體為基礎而製成的固態磁碟,價格曾經是一般磁碟的百倍,但現在大概降到了約十倍左右,也因此造就了它更廣泛的應用,在刀鋒伺服器的記錄檔案,或是 Web 的暫存檔,都可以看到固態磁碟的使用。以往我們把這些快閃記憶體使用做為主機的主記憶空間,現在人們有了更多不同的應用,或是與大容量的 SATA 磁碟來混合使用。

雖然今天在我們的週遭有越來越多的固態磁碟以各種不同型式出現,USB 拇指碟,MP3 播放器,HD 攝影機,甚至某些小筆電等,但是由於使用在企業級儲存或是伺服主機上的固態磁碟必須使用 SLC (Single-level Cell) 顆粒,與一般使用在消費產品上的 MLC (Multi-level Cell) 相比,SLC 顆粒穩定性較高,存取速度較快,使用壽命較長,同時成本也較高。

因此它要在企業級儲存上普遍的應用,可能也需要較長的時間;在伺服器上應用,應該會比在企業級儲存上的應用來得更快與更普遍。

另外一個在資料管理上的問題,也會影響固態磁碟在企業級儲存上應用的廣度。

現在企業級儲存使用固態磁碟的方式,多是把它們當成比一般磁碟機再更高一級的替代品,對於使用者來說,這種應用方式比較像是前一陣子流行的「資料生命週管理」(Data Lifecycle Management) 的概念,在原來的一級儲存之前再找出需要更快存取速度的資料,成為特級儲存。

或是將固態磁碟用在資料庫系統中,做為快取,或是暫存空間,以加快資料庫運作的速度;但是如此一來,使用者就會面臨到底要增加主機的記憶體或是採用固態磁碟的 C/P 值的比較;畢竟,對於資料庫系統,運用主機的記憶體,其執行速度是比較快的。

另外一種使用方式,則是改變儲存系統和檔案系統的使用架構,將固態磁碟做為檔案系統的讀/寫緩存,並且使用大容量磁碟來降低儲存系統的整體擁有成本,也不致於影響整體的存取效能,昇陽電腦新推出的開放儲存 (OpenStorage) 7000 系列就是採用這種方式;但這種使用方式有其侷限性,檔案系統必須擁有設定緩存空間的能力,因此,是否能適合各種的資料應用,是需要評估的。

全球經濟的影響
全球經濟的情況影響了在這個星球上生存的每一個人,儲存產業一如其他的產業,自然不可避免的也會受到波及。客戶與供應商在 2008 年大部份的時間都擔心全球經濟轉壞將會有多大的影響,尤其是在下半年。大家關心的是 2009 年將會有多少的預算被縮減,還有哪些類型的工具會被留在被削減的預算中。

IT 廠商在今年將繼續削減勞動力,或是採用其他減少成本的方式如放無薪假等;有一些公司可能會離開儲存市場,以求公司的生存。

我們必須清楚,整個 IT 產業不可能置身於全球經濟風暴之外,尤其當客戶端的大型企業為了生存而奮鬥時,更不可能寄望他們會增加 IT 的支出。只有真正切合需要的技術才會被留下來。

往好的一方面看,這是一個提供客戶與供應商雙方檢視各種技術需求面的一個好機會,誇大而不實際的儲存需求在不景氣時,將不會有存在的空間!

準備進入 8 Gb 光纖,10 GbE 乙太網路和 FCoE
幾乎每個人都同意這些技術的昇級和整合最終終會出現,但是卻沒有人可以肯定是什麼時候。

昇級到 8 Gbps 光纖的速度並不像幾年前昇級到 4 Gbps 光纖交換器和主機連接界面 (Host Bus Adapter, HBA) 時的快速,主要的原因是客戶仍然滿意於現在 4Gbps 的速度,而且不想費勁的去支付昇級的費用。NAS 和 iSCSI 的供應商則是渴望 10 Gigabit 乙太網路 (10 GbE) 價格的大幅下降,但對於儲存來說,這也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博科 (Brocade) 以美金廿六億買下了乙太網路交換器廠商網捷網路公司 (Foundry Network),而且推出了一個新的骨幹交換機, 8 Gb 的光纖指向器 (Director) 和交換器,並且進入 HBA 的市場。思科系統 (Cisco) 買下了一家 FCoE 的新創公司,並且持續地認為 FCoE 正處於廣泛採用的網路整合期頂端;但是博科和其他人則說,這些到 2010-2011 年才會發生。

但是就像固態磁碟市場一樣,很多廠商都計劃支持這些新興的連接技術。

就理論上而言,應該是需求推動技術的成長,但過去這些年,尤其在儲存市場上,技術昇級推動需求反而成為主流;光纖速率從 1Gb 到 2Gb,從 2Gb 到 4Gb,好像使用者都還滿足於現有的速度,就因為產品的更新,而必須被迫昇級。8 Gb 這次的速率昇級正不巧適逢經濟衰退期,客戶是否還會像以住的買單,或是選擇留在現有速率,直到經濟復甦才更新設備,這不僅考驗著新技術的適切性,更考驗著這些廠商的生存!

同樣的也因為經濟情勢,FCoE 有可能挾其低成本的優勢,在某些不具關鍵性的儲存應用上,獲得較大的進展。對於企業級的關鍵性應用來說,要導入 FCoE 勢必要有 10 GbE 的網路才能提供足夠的存取速度,但對一般的資料交換或遠程資料存取,則現有網路速度應該就已足夠。

漫步在雲端
線上儲存服務已經存在足夠長的時間,經過了一個宣傳、破滅和重生的週期。

2008 年新的「雲端」一詞被廣泛的採用,一系列的產品和服務則為它帶來了一線曙光。

EMC 和惠普發表了被良好宣傳的雲端儲存系統,幾乎所有的備份軟體供應商都推出或增強的「軟體作為服務 (Software as a Service, SaaS) 」產品。新創公司如 Cleversafe、Nirvanix 和 ParaScale 也因為雲端服務或產品而出現在市場上。

但是雲端儲存產品或服務是因為它的名字「雲端」和它的觀念而快速的崛起與被認識,但雲端儲存終究不是一個單一的儲存產品,相較於一般的儲存產品,雲端儲存是整個雲端運算環境的一個環節,對於雲端運算的客戶而言,雲端運算環境的技術,架構與服務,可能遠較雲端儲存更具有關鍵性。

雲端運算環境改變了一般 IT 對於運算/儲存設備的既定印象,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雲」,使用者所「看」到的是一團雲,「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至於雲裡用的是什麼技術/產品,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吧!

VMware,儲存廠商與狼共舞
儲存廠商歡迎 VMware 在 IT 管理虛擬化上所扮演的角色,促使企業的虛擬伺服器建置網路儲存。但是,一些廠商對於 VMware 正進入儲存管理市場也變得越來越懷疑,並將之視為一個競爭性的威脅。

這些廠商的懷疑並不是沒有道理的,畢竟 VMware 的母公司 EMC 就是一家儲存公司,EMC 是否會藉由 VMware 之手,進入原本它所無法進入的客戶;或是將某些儲存軟體概念,注入到 VMware 的虛擬環境中,造成無法抗衡的局面。

不過,一昧的擔心別人的坐大,還不如把心思花在如何強化自己的產品與技術,提供客戶滿意的服務之上吧!畢竟,客戶也需要虛擬環境,不是嗎?